美国民众“离不开”TikTok,政客寻找“软着陆”方式下手

PigSay 2023-01-04 阅读:105

腾讯科技讯 1月4日消息,国外媒体近期撰文指出,在美国政客对短视频应用TikTok开启新一轮找茬的同时,已拥有超过1亿美国用户的TikTok,早已影响到美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因为TikTok规模太大而不能被禁,美国政客们可能在寻找软着陆的方案。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扑朔迷离的抵御政策和“离不开”TikTok的美国民众

2020年7月,也就是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宣布要在美国禁用TikTok的同一个月,南卡罗莱纳州哥伦比亚市的卡利·古德温(Callie Goodwin)发布了自己的首个TikTok视频,开始推广自己在新冠肺炎大流行期间在车库里创办的小企业。

28岁的古德温向媒体表示,她目前90%以上的订单来自通过TikTok发现她生意的人。“如果TikTok在美国被禁,我的生意将会一落千丈,我会失去大部分销售额,”古德温说。

在过去两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关于彻底禁止禁用TikTok的讨论似乎有所减少。在后特朗普政府时期,TikTok的受欢迎程度继续上升。根据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数据,TikTok是过去两年中美国下载量最高的应用。对像古德温这样的小企业主和数量众多的网红的生计而言,在2020年就拥有1亿美国用户的TikTok变得越来越重要。

但突然之间,TikTok在美国的未来似乎比2020年7月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加不确定。越来越多的共和党州长最近宣布禁止州政府雇员在政府设备上使用TikTok,美国国会众议院也已宣布禁止在众议院的电子设备上安装这款应用。美国总统拜登上周签署的1.7万亿联邦支出法案中,也包含了禁止联邦政府的电子设备中安装TikTok的法规。即将就任众议院“中国特别委员会”主席的美国共和党政客麦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在近日接受美国媒体采访时,更是给TikTok扣上了 “数字芬太尼”的帽子,宣称这款应用是中国政府喂给美国人的“上瘾性毒品”。

正值人们对TikTok和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对年轻用户的影响进行更广泛、持续的反思之际,美国政客们对TikTok重新开启的政治审查。有关于TikTok的内容是否适合青少年,以及其算法可能会导致向用户推送包括与自杀和饮食失调等有害内容的担忧,最近一段时间已在美国国内引发了更广泛的争论。

与此同时,TikTok因通过其母公司与中国保持联系而受到美国的抨击。去年年初曾有报道称,一些TikTok的美国用户数据被反复从中国访问,导致对TikTok的批评进一步加剧。而TikTok方面也已经证实,美国用户的数据确实可以被中国的一些员工获取。

多年来,TikTok一直在同美国政府和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就一项潜在的协议进行谈判,以解决挥之不去的国家安全担忧,并允许该应用继续在美国运营。最近,有报道称这些谈判出现拖延。一些国家安全专家表示,TikTok的巨大影响力可能只会让彻底禁用该服务变得更加困难。就连一些TikTok的批评者也对禁令是否是正确的做法闪烁其词。起草了禁止美国政府设备使用TikTok法案的参议员乔希·霍利(Josh Hawley)近日就表示,如果美国政府和TikTok达成保护美国用户数据的协议,他将对TikTok网开一面。

“但如果他们不这样做,”霍利说,“那么我认为我们将不得不采取更严厉的措施。” 在美国政客们再次呼吁对TikTok采取更严厉行动的同时,一些通过TikTok谋生和找到社区感的用户则表示,他们无法想象没有了TikTok的美国会是什么模样。TikTok如今不仅引领着烹饪美食、健身、娱乐等潮流,而且相当一部分美国政客在中期选举前在该应用上开展竞选活动。有着176年历史的美联社等传统新闻机构最近也通过开设TikTok账户,开始争取新的受众。

“很多人,包括我自己,总是在刷TikTok,”康涅狄格州22岁的卡希尔·格林(Kahlil Greene)向媒体表示。“我们的娱乐、新闻、音乐品味都来自TikTok,我们和朋友开的社交玩笑也来自TikTok的梗。”格林在社交媒体上被称为“Z世代历史学家”,他通过记录社会和文化问题,在TikTok已积累了超过58万粉丝。“如今,我们的文化和生活有太多是由TikTok推动的,它不仅仅是你可以轻易拿走的东西,”他说。

TikTok规模太大而不能倒闭,美国政客试图寻找软着陆方案

TikTok在试图缓解人们对其担忧的同时,也在努力扩大其在美国的足迹。这家归属字节跳动的公司已经承诺,将把美国用户数据转移到甲骨文的云平台,并采取其它措施将美国用户数据与业务的其他部分隔离开来。TikTok在上个月还表示,将重组其专注于美国的内容审核、政策和法律团队,由美国官员领导的公司内部一个特殊小组领导,并在组织上与专注于世界其它地区的其它团队隔离开来。

针对要求在美禁用TikTok的法案,该公司发言人表示:“令人不安的是,一些国会议员没有鼓励政府结束对TikTok的国家安全审查,而是决定推动一项出于政治动机的禁令,这将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促进美国的国家安全。我们将继续向国会议员介绍在最高国家安全机构的监督下制定的计划--我们正在顺利实施的计划--以进一步保护我们在美国的平台。”

Tiktok还强调了其广泛的知名度。“TikTok深受数以亿计的美国用户的喜爱。他们在TikTok上学习、开展业务,并接触能给他们带来快乐的创意内容”,TikTok发言人称。

如今,TikTok正在采取措施不断扩大业务范围。在包括Facebook母公司Meta和推特在内的主要科技巨头均在裁员之时,TikTok仍然在招聘美国工程师。最近发布的一系列招聘信息显示,TikTok似乎又瞄准了亚马逊的电子商务业务,寻求在美国建立自己的仓储网络。

专注于国家安全审查、出口管制和经济制裁的Vinson & Elkins LLP合伙人里克·索菲尔德认为,美国政府面临的挑战“几乎就像是TikTok太大而不能倒闭,我认为美国政客们已下定决心,字节跳动拥有TikTok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因为TikTok规模太大而不能倒闭,他们正试图寻找到软着陆的方案。”“在禁令出台之前,我认为有很多事情必须首先发生,”索菲尔德补充说。

美国民众的生计和生命线

对30岁的阿德里安娜·维斯(Adrianna Wise)而言,TikTok不仅是她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开设面包店的“必不可少”,也是让她接触到社区里年轻的黑人和棕色皮肤的人,分享创业知识和技巧的关键工具。Coco’s Confectionary Kitchen的联合创始人怀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当我走进社区时,人们会说,‘哦,天哪,我关注了你的TikTok。’我看到了我产生的影响。几周前,有个小女孩告诉我,‘这太酷了,因为你有和我一样的头发,你在TikTok上有很多点击量!’”

古德温同样表示,TikTok禁令不仅会对她的业务造成毁灭性打击,也会对她的社区意识造成毁灭性打击。她通过TikTok坦率地记录了她的心理健康之旅,并通过该平台建立了一个支持系统。“我现在最好的朋友便是通过TikTok认识的,”她说。“在这一点上,我们实际上是一家人。TikTok不仅仅推送跳舞视频或对口型视频,它真的有很多不同的小众内容,你可以在其中任何一个中找到社区。如果TikTok消失了,那将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尽管喧嚣不断,Z世代历史学家格林表示,他并不特别担心潜在的TikTok禁令--尽管他承认这可能会对他的收入和赞助交易造成影响。如果有的话,他说政府中呼吁禁令的政客们似乎并没有意识到TikTok对他这一代人的生活有多么重要。

“总体而言,争论中超级反对TikTok的一方,并没有很好地传达这一信息,”他说。格林认为“数据隐私问题与其说是一种切实的恐惧,不如说是一个流行语。我们成长在数据总是公开的时代。我们经常会把自己的生活发布在社交媒体上。”

23 岁的胡蒂·赫尔利(Hootie Hurley)是洛杉矶的一名全职创作者,在TikTok上拥有超过130万粉丝。他向媒体表示,如今他大部分收入来自TikTok。虽然禁令对他和他的生计来而言将是“非常可怕的”,但他和其他TikTok创作者更专注于娱乐他们的观众。“如果政府真的禁止它,每个人都会非常非常惊讶,”他说。(无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