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90后破了罗振宇的天花板

PigSay 2022-06-16 阅读:44

原标题:从罗振宇走到小红书,这个90后如何从公众号发家?

作者 | 药丸李

选择大于努力,这句话搬到创业公司上也是适用的。

在微信公众号这个生态里,各种“10万+”的文章数见不鲜,这些自媒体人实现温饱还行,但要想发展壮大就会受限于行业。

如果一个人因为一个公众号,进入一个专业领域,成立了一家公司,在行业里继续发展分蛋糕,那么这算是公众号领域里一个不可多得的案例了。这就是蒋超的仪器学习网。

当然,如今取得的成绩不能仅仅归于蒋超个人的能力与努力,就像雷军说的,世界上有才华和努力的人多了去了。

但蒋超可能对雷军的“猪”不感冒,他撞到的是爱因斯坦的“学术”路线:走别人没有走过的路。就蒋超所从事的科学仪器行业来说,这本来就是一条少有人在意的路。

从中山大学大型仪器测试与维护专业毕业后,蒋超就进入了广州环境监测中心,做起了一线检测人员。

2016年10月,由于“写个不停”这个小习惯,蒋超在微信开通了自己的公众号“EWG1990”,写下了公众号的第一篇文章,记录自己的工作岗位上的点滴。

那时正值知识付费风靡的时候,罗振宇做了“得到”,李善友开了混沌大学。身为检测行业的从业人员,蒋超知道这个行业的痛点,并开始思考有没有必要做一个实验室分析检测行业的知识付费?

从辞职创业拿了50万的天使投资,做起付费课程到开始筹备B2B内容电商平台,不断升级内容电商SaaS服务平台,蒋超所创立的仪器学习网对标了媒体领域的丁香园、仪器信息网,实验室耗材电商领域的泰坦科技与上海安谱。

有人曾问蒋超,你们到底是一个教育平台,还是一个广告平台,抑或是一个贸易平台?蒋超说,所有的商业都是从小生意做起,我们不做平台,我们是一个解决各方需求的一个中间站而已。如果非要总结出一段话来描述,那就是:科学实验室内容电商服务平台。

在检测这个如此垂直的行业,会不会有天花板的问题上,蒋超回答说,2021年检测行业的市场规模突破4000亿,过去几年的年均复合增长率在12%到15%之间。

(数据来源:国家认监委、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 观研天下整理)

蒋超带领下的仪器学习网,就在这样一个包含了医学检验、环境监测、建筑材料等众多领域的检测实验室中,一端为他们提供学习交流服务,一端帮助他们选购科学仪器设备及耗材服务。

作为一个曾经势单力薄的自媒体人,蒋超将如何带领团队继续推进这个产业互联网平台,仍需要时间观察。

以下是经过整理得到的采访内容:

1 70多万从业人员的平台

Q:能先简单地介绍一下公司吗?

蒋:大家都知道B站,它是按照动漫、游戏、二次元等一些标签聚集各类人群,然后给这些人提供内容服务,他们服务的主要是千禧一代,在这块我们公司与B站有点类似,不过我们主要是服务科研人员以及检测人群,属于检测行业,大概1000万人。

Q:为什么会进入到这个这么专业的行业里去?

蒋:这主要是我的专业,我大学在中山大学学的仪器分析,毕业后就进去了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那时候喜欢写东西,每次下班后,都会在微信公众号上写一写检验检测行业相关的一些知识。

刚好呢,那个时候知识付费兴起了,罗振宇的“得到”,包括混沌大学都是那个时候起来的。当时我认为,这个行业缺少在检验检测行业的这样一个在线教育平台。所以2018年就从环保局辞职出来全职创业,做起了检验检测的学习平台,也就是现在的仪器学习网,开始做课程培训。

但光靠课程,还不能让公司活下来。在科学仪器检测行业,信任感和背书感才是企业的核心。

2018年底,仪器学习网正式上线后的两年,我们就联合全国各省协会、学会、研究机构不断开展科学仪器行业的技术交流会议,一年60-100场会议,场场500-1000人的规模。当时仪器学习网还是个小团队,通过会议获得了环境监测、生命科学、疾控等实验室人群的关注,同时吸引了上下游科学仪器设备商和实验室服务供应商。

2020年,我们就成为了这个垂直行业的流量巨头。

Q:那些生产检测仪器的厂家自己不会提供培训吗?为什么还要学习网这样的平台?

蒋:打个比方,车出毛病了都要去4S店维修,但是这个维修是有期限的,两年或者三年,这跟厂家的培训也是一样的。而且厂家它提供的培训名额有限,比如医院的大型设备,提供学习的名额只有两到三个,作为医院而言的,你要让全员培训费用就很高了。而线上教育就能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还有一个呢,厂家他只是教自己的那套设备,那医生在采购仪器之前不可能只想了解一个品牌的设备,所以就需要一个综合性的平台,一次性解决了系统的知识问题。

可以这么说,针对每个垂直领域开发的专业在线课程是平台的引擎,也是我们与其他平台的本质区别,我们不同于罗振宇樊登们做的知识付费平台,也不同于传统的会议会展公司。你可以理解为,我们是一个靠内容支撑起来的产业链公司。

Q:但怎么确保这些知识的专业性,让你的学员认同这些课程呢?

蒋:确实专业,就像B站的UP主一样,有舞蹈的,也有鬼畜的,你让跳舞的来做鬼畜肯定效果不好。所以,我们也从各大院校请各种“UP主”来我们平台来讲课,每一个“UP主”对应一台仪器,他就是这台仪器的专家,这就保证了专业性。这4年来,我们合作过的老师和院校大概有2000到3000家,课程已经有2000多套,包括了环境监测、食品安全、生物制药、材料科学等细分领域的专业课程。我们平台就只管负责规划内容,呈现给平台的用户。

Q:我们的用户情况怎样?

蒋:到今年2月,我们学习平台实名注册培训了20万人,平台覆盖到的相关领域人员70多万人,我们的学员来自第三方检测机构、科研院所、院校、政府事业单位等。

(被采访者提供)

2 从罗振宇到小红书

Q:公司收入这块怎样?

蒋:目前我们的收入分为三大块,一个是卖VIP,占5%,第二个是广告,占50%,第三个是电商,占45%。

Q:公司的竞争对手情况是怎样的呢?

蒋:在媒体这一块,我们对标的是包括丁香园、生物通、食品伙伴网,不过他们是做行业的垂直。比如食品伙伴网,它不只是做食品的检测,食品里面的各个环节,各个产业链它都做,所以它是行业垂直,我们仪器学习网是工具的垂直,那我们的竞争对手,像分析测试百科网、仪器信息网这些都是的。而我们走的小红书模式的内容电商,这个在行业内是暂时没有的。如果勉强说电商,那只能是传统贸易商他们做了电商平台。

Q:科学仪器属于相当垂直和专业的领域,你觉得未来这个市场有多大?他会有一个发展瓶颈?

蒋:瓶颈怎么讲呢?任何企业都有增长瓶颈,我们就经历了最为重要的两次考验。

2020年疫情出现的时候,彻底打乱了我们团队的计划。原来规划2020年举办的线下会议全部停止了,原本签订的1000万意向会议广告合同,最后只签了80万。我们不得不寻找新的出路——深化线上。

那段时间,我们通宵达旦,研发了各个行业里非常经典的课程体系与活动,流量获得了新的飞跃,半年时间里,科学仪器设备商投放的广告收入同比翻了一番。

但仅仅从媒体板块创收,很难在产业链中拥有说话权。于是2021年底,我们开始筹备B2B内容电商平台,引入检验检测领域的整个实验室服务体系入驻平台,进行双方的交易与对接。

可以说,这是仪器学习网的第二条增长曲线。

2022年开始,我们升级了自己的内容电商SaaS服务平台,用户端开始搭建智能推送系统,根据不同的实验室技术人员推送匹配的技术课程和会议;在商家端为科学仪器设备商提供直播、内容电商平台服务,并通过IT技术优势,将上游全球科学仪器企业与下游检验检测技术人员等生态成员链接起来。

我们不断在瓶颈中找到新的机会点。从整个大环境来看,目前,国家在环境监测、食品安全,生物制药等一些高科技行业投入,一些第三方实验室也开始兴起,他们对这种耗材的采购需求量是越来越大的。

Q:为什么这个第三方实验室会兴起?

蒋:因为忙不过来。我们现在做核酸检测,那核酸检测你靠政府去做的话,现在这个量这么大,哪做得完,所以就需要这种第三方实验室去承包一些政府的任务量,包括现在土壤检测也是,国家实验室也忙不过来,它也要分包到各个省市检测。

Q:我看到公司的介绍里,自称“实验室行业第一家内容导购商城平台”,广州这边有一个800平米的直播基地,公司还有一个自己的影视团队。公司的组织架构是怎么设置的?

蒋:我们公司的几个部门也很好理解,一个是内容研发部门,大部分是在环境食品、生物制药这些领域的技术人员,做内容生产。二个是我们的商务运营人员,了解商家在品牌、生产、渠道上的需求点,帮他们对接我们平台的用户,完成采购需求。第三个就是我们的IT团队,负责搭建我们的数据沉淀平台,包括用户分析和B2B撮合平台的搭建。

那以上三个团队都搭建完成后,就有第四个影视团队,它的作用就是把视觉效果做好一点,帮助用户包括把直播这些搞得更加专业。最后还有一个运营部门,负责用户增长的。

Q:公司有多少人呢?

蒋:现在是三十多个。

3 90后创业人如何看待投资

Q:去年的时候,看到公司拿到了海能未来的一笔融资,能介绍一下这家公司吗?它为什么给你们公司投资呢?

蒋:海能技术(证券代码:430476)属于是我们行业的龙头企业,主要做食品药品的安全营养与科学分析仪器、分析方法的研究,为科技工作者提供仪器及全面的解决方案。

2020年11月,我在上海慕尼黑生化分析展会上认识了海能未来董事长王志刚先生,两人大概聊了10分钟。我说,王志刚先生一直是自己在科学仪器行业创业时的偶像,青年时桀骜不驯,带领团队白手起家,一路打拼到国产仪器设备领先企业,我非常期待与海能技术合作。

就这样,2021年5月,海能未来投资了EWG1990仪器学习网。当时王总说,我们就是一个普通的天使投资人,希望有梦想的年轻团队能走的更久一些。不过对于公司内部,我们自己说引进了战略协同方,因为海能未来作为一家仪器设备商,它需要服务好他们的客户实验室,而我们是一个服务于实验室的平台,有课程、有用户,所以就能协同了。

因为海能技术的加入,EWG1990仪器学习网的核心团队开始了系统化的培训,开始多了很多正规军的新词。

Q:前面了解到,公司正准备进行融资,作为创业者一定会跟投资打交道,您对投资这件事怎么看?

蒋:对,我们目前正准备新一轮融资,先说下,我们并不缺“今天的钱”,不是说我拿不到这个钱公司就做不下去了,所以我们希望拿什么钱呢?就是那些有产业背景的投资方,就是那些能懂我们的人,大家一起协同发展。因为你说仪器学习网能马上十倍百倍增长,我自己都觉得不靠谱,那怎么可能去拿财务投资人的钱。

我这么说吧,你是一个生命科学,或者医药的企业,你一听我说的这些你就觉得,哇,这个东西好,为什么?因为这些医院检验科都在你平台上啊。大家战略协同的机会就是很大,但如果你是一个卖袜子卖鞋子的老板,你会考虑吗?不会。他只会说,我投你这个10块钱,你明天能不能给我20块的回报。

Q:2020年的时候,美国那边出了一个《商业管制清单》,然后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的几个研究员做了一个研究,里面说清单4510条,有约2000条设计科学仪器管制,形势非常严峻。想问下你怎么看待中国的科学仪器?

蒋:这个是需要正视的一个问题,尤其是那些被卡脖子的技术,比如医院里面的核磁,材料科学、芯片领域的仪器设备,精加工的车床,技术含量非常高,这对国家来说是非常大的限制。其次,国产的科学仪器未来一定会经历一个国产替代的过程,这就相当于我们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家电,大部分都是进口,现在国产的家电也越来越好。当然,科学仪器不会像消费品那样快速发展,这需要一个沉淀和过程,这也造成了这个行业投资方都会比较谨慎。

Q:你觉得未来公司的发展方向在哪?

蒋:我们已经奠定了两个基础,未来会更加地纵深发展。一个就是我们的内容,未来我们会做的更加垂直、更加专业;二个我们毕竟是一个内容电商平台,我们会连接更多的优质耗材企业,让更多的商家入驻进来。

对于检验检测行业实验室来说,他的人力成本占了35-45%,耗材,设备成本占了15%到20%,也就是说一年2个亿的收入,有1个亿是花在人和设备上了。所以我们希望一方面解决它的人力成本,另一方面通过我们的电商平台减少他们的采购成本。

Q:最后有个问题,为什么公司的网站还有团队叫“EWG1990”?

蒋:“EWG”是Environmental Working Group,环境工作小组,之前我不是在广州环保局工作嘛。“1990”是我的出生年份,后来做起来了,成了特色,就没改了。

*文章封面首图及配图,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若版权者认为其作品不宜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联系我们,本平台将立即更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