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虑的芯片之争:欧盟重金加码,美国投520亿美元被指只够首付

PigSay 2022-02-10 阅读:150

“新的工业革命”、“历史性的投资”、引领全球经济,这一切令市场和资本撼动的力量,都指向了两个字:芯片。

围绕于此,大西洋两岸的经济体争相宣布将投入天量资金。

当地时间2月8日,欧盟委员会公布筹划已久的《芯片法案》,希望通过增加投资、加强研发,扩大欧盟芯片产能在全球市场占比,并防止对国际市场过度依赖。根据该法案,欧盟拟动用超过430亿欧元(约合3125亿元人民币)的公共和私有资金,使欧盟到2030年能够生产全球20%的芯片。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当天发表讲话说,对芯片产业的重视,将确保欧盟不会错过这场新的工业革命。

在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通过了长达3000页的《芯片法案》,可见其雄心壮志。上周五(2月4日)美国国会众议院通过的《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中包含了众议院共和党议员麦考尔(MichaelMcCaul)此前提出的《美国芯片法案》。根据这份法案,美国将创立芯片基金,拨款520亿美元(约合3310亿元人民币)鼓励美国的私营企业投资半导体的生产。这项法案还授权450亿美元资金额度以改善美国的供应链以及加强制造业。

美国总统拜登在该法案文本公开后发表声明表示,这项法案“代表了那种对我们的产业基础和研发的变革性投资,而这样的投资帮助了美国在21世纪引领全球经济”。

针对美国政府和国会正在热议的“是否应该斥资数百亿美元拯救美国芯片产业”,业内专家表示,数百亿不够,修补美国芯片产业链的断层需要的资金可能超过数千亿美元。

百亿美元投给芯片业只够“首付”

《2022年美国竞争法案》虽然已经在众议院得到通过,但还需要与参议院谈判,在参众两院通过一份折中的版本后将送交白宫等待拜登签署。

美国国会众议院将该法案中对芯片的投资称为是一项“历史性的投资”。“众议院的这项立法将加强我们在芯片领域的投资、推进国内的制造业、加强我们的供应链、改善我们的研究能力、提高我们在全球的竞争力和领导地位。”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在一项声明中表示。

有关芯片短缺危机的讨论在美国通胀愈演愈烈之后开始升温,尽管有广泛的声音认为,美国的芯片产业需要减少对海外市场的过分依赖,但是,在政府是否应该大规模投资单一产业上,国会共和党表示仍然持怀疑态度。

也有共和党人认为,《芯片法案》长达3000页本身就是一件值得推敲的事。

芯片业内专家则指出,最关键的问题其实在于,520亿美元的投资之后,如何继续推进后续的工作和额外的投资,法案却没有讨论。

波多马克政策研究所的芯片专家指出,在未来的20年里,想实现美国芯片“自给自足”,所需的政府和私有企业投资可能会超过5000亿美元,芯片法案所包括的520亿美元可能只够当“首付”。

分析人士指出,“首付”交了之后,如何确保政府的投资真正被用于芯片生产的运作非常重要,而不能只是“投资建了芯片工厂”,否则,数百亿美元很有可能会打了水漂。

“很多时候都是政府砸了钱,但并没有解决问题,因为钱没有被用到需要的地方。”哈德逊研究所微电子专家高级学者克拉克(Bryan Clark)表示,“这(芯片法案)就将是一个这样的例子。”

克拉克举例表示,在芯片法案中,一个非常受两党成员欢迎的部分是用于建造芯片工厂的投资,因为这会创造就业机会;还有一部分是用于芯片技术研发的长期资金,这部分的投资因为没有建工厂的政治效应“直观可见”,因此不太受政客们的欢迎。

克拉克指出,相关的投资计划应该“调换一下”,也就是让私有企业去投资建新厂,而政府应主要协助新技术的研发。

“在芯片产业,除非美国开始研发下一代的技术,否则美国永远不会重新获得优势。”克拉克说。

短缺持续,欧盟担忧芯片危机

美国商务部在1月25日公布了一项针对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主要企业有关数据的分析结果显示,全球半导体供应链仍然脆弱,芯片供应短缺状况仍将持续至少6个月。

美国商务部从全球150多家半导体生产商、用户和中间商索取的信息显示,2021年用户芯片需求中位数较2019年增长约17%,但供给并未相应增长。同时,大部分半导体生产设施的产能利用率已达90%以上,这意味着必须建设新的生产设施才能增加芯片供应。数据证实芯片供需存在严重、持续的不匹配,受访企业预计未来6个月内这一问题难以解决。信息还显示,关键芯片的用户库存中位数已从2019年的40天降至2021年的不到5天。

受疫情和芯片供应短缺影响,去年美国多家汽车制造商工厂曾被迫停产或减产。

美国商务部长雷蒙多当天发表声明说,半导体供应链仍然脆弱,美国国会必须尽快批准拜登总统提议的投资520亿美元加大国内芯片研发制造的方案。她声称,考虑到半导体产品需求激增和现有生产设施已被充分利用,从长远来,解决半导体供应危机的唯一办法是重建美国国内制造能力。

欧盟《芯片法案》包括一揽子措施,旨在帮助欧盟实施绿色和数字化转型,同时确保在芯片制造领域的领先地位。

冯德莱恩说,欧盟的目标是到2030年生产全球20%的芯片。到那时全球对芯片的需求将会翻番,这意味着欧盟的芯片产能应在现有基础上翻两番。与此同时,冯德莱恩也呼吁全球芯片市场保持开放,促进合作伙伴之间多样化,建立更平衡的相互依赖关系,建立可以信任的供应链。

负责欧盟芯片资助项目的内部市场专员蒂埃里·布雷顿(Thierry Breton)在上周五的一场记者会上表示:“欧盟将为自己配备保障供应安全的手段,就像美国所做的那样,以应对在发生芯片危机时海外可能实施的出口限制。”布雷顿强调,欧盟目前仍有一半以上的芯片需求依赖亚洲。“这存在重大的经济风险。”布雷顿警告称,“一旦亚洲限制出口,那么世界上几乎所有的芯片工厂都只能支撑最多三周。”

20世纪90年代,欧盟曾占据全球芯片市场40%以上的份额,但这一比例目前已经下降到10%左右。从去年开始的全球芯片短缺严重影响了欧盟各行业,汽车制造业受到的影响尤为严重,凸显欧盟对境外芯片供应商的过度依赖。

一些大企业也正加大在欧盟的芯片生产布局。2021年6月7日,德国博世集团投资10亿欧元在德累斯顿修建的晶圆工厂正式落成,将主要为自动驾驶和电动汽车提供芯片。美国英特尔公司去年9月宣布,未来十年将在欧洲投资800亿欧元发展汽车芯片制造业务。

美国会又开错药方了?

根据美国芯片研究机构的数据,在30年前,美国生产全球约50%的芯片,但是这个数字目前只有约12%。

克拉克指出,美国芯片产业的问题并不在于“缺钱”,实际上相关行业公司“从未缺过钱”,但是,让这些公司最终放弃生产的是昂贵的运作费用、高额的人工、税收和政府监管政策。

克拉克指出,因此,建厂的费用原本可以通过贷款和债券解决,但是运作这些工厂的费用却“没法借”。克拉克表示,美国政府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在协助这些芯片企业的运作上推行更多的优惠政策。

持类似观点的专家指出,运作这些芯片工厂其实比建造这些工厂更重要。

“美国公司选择海外加工的原因是我们丢失了价格优势。”哈德逊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尼可斯(John Nichols)表示,“如果没有政府的可持续性投资和补贴,让这些工厂具有国际竞争的价格优势,10年之后,我们建完这些工厂后会发现,我们仍然有和今天一样的问题,那就是在美国本土生产芯片太贵了。”尼可斯说。

在美国国会仍在协商增加对芯片的投资之际,半导体巨头英特尔公司本月宣布,将投资20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建立一个新的芯片加工厂。

美国半导体行业协会预计,这种“美国政府投资、私企跟进”的模式将会继续。该协会预测,500亿美元的联邦政府投资能够建成10个新的芯片加工厂,预计可以吸引2790亿美元的私企投资、每年创造18.5万个美国国内就业机会、每年可为美国经济创造超过240亿美元的收入。

专家指出,美国能否真正拯救芯片行业还取决于一个重要因素,就是这些芯片公司是否能够吸引大批的技术人才,因为操作相关机器需要专门的技术和培训。

“如果没有合格的工作人员去操作这些机器系统,我们投资建多少设备都没有用。”波多马克政策研究所首席执行官巴斯(Jennifer Buss)表示,“(没有人操作)那些设备转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