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黑风暴》带火虚拟城市“绿藤市”,但“犯罪IP宇宙”能成吗?

PigSay 2021-09-09 阅读:39

文 | 娱乐独角兽,作者|糖炒山楂

这个夏天,一座虚拟城市彻底火了:绿藤市。

作为大热剧集《扫黑风暴》的背景城市,绿藤市在剧集播出后快速“出道”。这是一座很具象的城市:支柱性产业是房地产,龙头企业是新帅集团和长藤资本,有绿藤大学、新闻电视台也有国际机场,也有隐藏着无数黑暗秘密的凤凰夜总会和伊河新村,有林立的高楼和最普通的烟火气……

这里的人同样鲜活:互相扶持的打工仔徐英子姐弟、普通的馄饨店一家人,各种围观现场的普通市民,也有被鼓动去阻碍李成阳挖尸体的村民们,当然他们也是神通广大的“朝阳群众2.0”……随着剧集播出,互联网上同样在快速聚集起一批网络市民,他们基数庞大、沉浸式追剧,同样自称“绿藤市民”。

9月初,微博为绿藤市开通了同城热搜,网友可以通过修改地址解锁专属于绿藤市民的“大事记”,从何勇炸烂尾楼到孙兴被判死刑,再到绿藤市民终于盼到了庆功宴等,先后登上热搜榜单。

这座虚拟化的城市越来越真实可感。事实上,这并不是绿藤市首次出现在国产剧中,由五百执导或担任监制的《心理罪》《十日游戏》《在劫难逃》等剧中都有它的身影,《白夜追凶》同样与其有着微妙关联,是以也绿藤市被网友称之为“国内悬疑犯罪类剧集的宇宙中心”。

从2015年至今,绿藤市所代表的悬疑探案类剧集的本土化沉淀正在形成,也让很多人看到了国产犯罪宇宙的希望。而站在市场维度来讲,国产影视剧宇宙的概念越来越频繁被提及的当下,以品质见长的类型片似乎率先突围了。

从《心理罪》到《扫黑风暴》,“绿藤宇宙”的搭建填充

“想象一下,假如有一天,于海在街上撞见关宏峰,或是邰伟和吴宇柯在警局食堂相遇……是不是挺带感的?”这句话出自知乎网友在去年回答的“如何评价网剧《十日游戏》?”的答案中,彼时《扫黑风暴》还未播出,但“绿藤宇宙”的概念已经在逐渐渗透到忠实粉丝的心理。

随着电视剧热播,剧中的绿藤市也在产生现实的联动效应。网友不仅抽丝剥茧找出高明远的人物原型是湖南长沙的文烈宏,还发现剧中的多个场景拍摄于长沙,包括烈士公园、湖南宾馆,十二兽、潮宗街、金茂双子塔、马王堆医院、松雅湖万明路隧道等,是以也引发了一波旅游热。

不过作为虚拟城市,绿藤宇宙的搭建并不局限于某一现实的拍摄地。就像《十日游戏》取景地是武汉,《在劫难逃》取景地是重庆,《扫黑风暴》则是湖南长沙,但是这并不影响网友通过各种细节的勾兑在时间、空间上持续完善着绿藤市这座虚拟城市的建设之路。

绿藤大学作为地标性之一,前几部剧中的主人公不乏出自其中的高智商代表,而在《扫黑风暴》中它则是高明远幕后操控买学历的存在;诸如绿藤孤儿院、弧光养老院、绿藤医院、CBD商务中心等城市地标也不断在各部剧中形成一种微妙关联;《扫黑风暴》里一闪而过的津港市也戳中了《白夜追凶》的观众。

在一次次的丰富下,绿藤市逐渐不再抽象,而这个城市的不同侧面也在被不断挖掘着:在去年《十日游戏》时,一组绿藤市的广告宣传片面世,彼时它的关键词是“创业故事”。《心理罪》中它的关键词是“强奸城市”,《在劫难逃》的关键词则是“时光陷阱”,这一次则是扫黑除恶。

这当然是一场关于“绿藤宇宙”筹谋已久的布局,有媒体曾如此形容它的搭建过程:《心理罪》是地基骨架,《十日游戏》是市井风貌,《在劫难逃》则是填充肌理。如此,《扫黑风暴》则更像是流动的血液,将这座城市全面推向大众市场:以改编自真实案件为翘板,赋予这座城市前所未有的“真实感”。

操场埋尸案、孙小果案等真实案件的助推下,透过互联网平台也让观众对人物命运产生了更强烈的表达欲和参与感。当然在对绿藤市民的刻画上,也更加贴近当下,围观、找茬和容易被舆论所干扰的情绪,当然不时出现的“抖音知天下”镜头,也都更加容易引发网友的讨论。

当然,孙红雷、张艺兴和刘奕君等中青年实力派的加持,也让该剧在开播后直接成为“演技大赏”现场,这注定会是一场全民关注的大剧。目前该剧在豆瓣评分人数超过了25万人,在同期影视剧中最高;同时19-34岁的观众占比超过了77%,男女性用户占比为57.93%和42.07%。

无可否认,多部优质国产犯罪片的助推下,绿藤市正在成为播种在网友心中的种子,逐渐成长。搜索社交媒体,不难发现知乎、豆瓣、虎扑等平台上,都有人在《扫黑风暴》开播后就绿藤市的设定进行讨论,而它“犯罪宇宙”的影视标签也在不断被强化:犯罪率高,犯罪文化深厚。

影视宇宙概念火热,国产类型片率先突围?

在“绿藤宇宙”的呼声里,不难窥见国产从业者对影视宇宙的渴求和迫切。以《唐人街探案》系列电影为牵引,陈思诚从不掩饰自己“打造唐探宇宙”的野心,而同样被冠以这一概念的还有“封神”系列等;市面上较为常见的还有《盗墓笔记》和《鬼吹灯》系列所构建的盗墓宇宙等。

这两年这一概念再度拓展,去年大火的《隐秘的角落》《沉默的真相》以及标杆性作品《无证之罪》,三部精品改编剧构成了“紫金陈宇宙”;和绿藤市一样以地理概念勾连起类型题材的还有青春题材中的“振华三部曲”,因为《司藤》火爆而被关注的“尾鱼宇宙”等。

在这些看似全面开花的现象里,却鲜少将影视宇宙的概念真正立住。在专家学者、从业者解读的“影视宇宙”,应该是在其搭建的特定时空和世界观里,人物和故事线之间相互独立又彼此勾连,同时故事又具有可延展性;另一方面,是在市场层面具有坚实的受众基础。

从这一维度来看,国产影视IP迈入门槛者不在少数,却又先后在影视化过程中跌倒。最为典型的大概就是《鬼吹灯》和《盗墓笔记》系列,两者都构建了宏大的世界观和完整的故事脉络、人物主线,但困于版权问题,两大IP基本上难以形成高品质和系列化开发,不过经过了前几年的试错,整体情况有所好转。

正在播出的《云南虫谷》,再次在市场上引发了“盗墓热”,虽然7.3分的豆瓣评分较之去年的《龙岭迷窟》有所下滑,但无可否认近年来“鬼吹灯IP”的市场认可度和好评度正在逐渐走高。当然这也得益于企鹅影视一口气买下了八部小说的网剧改编权,原班人马、品质加持、稳定的观众基础,“鬼吹灯宇宙”正在成型。

相比之下,虽然南派泛娱多年来始终致力于打造“盗墓宇宙”,《重启》和《终极笔记》也收获了不错的市场口碑,但版权售出和分散多年所造成的后遗症仍在继续,今年的《云顶天宫》又再次跌破期待值,持续化的开发以及难以为继的原班人马仍然是其未来一段时间所面临的难题。

这是依托原著小说IP所构建的影视宇宙所面临的通病。和盗墓宇宙以主要人物贯穿全线不同,紫金陈的三部作品中《沉默的真相》的雪人案和严良,与《无证之罪》遥相呼应,同时再加上《隐秘的角落》的少年严良,形成了一种巧妙的勾连完成了宇宙建立。当然他也是“改编运”最好的一位原著作者。

在今年异军突起的“尾鱼宇宙”,《司藤》的黑马之姿在前,却又陷入《玉昭令》的失意中,而彼时她亦是将版权卖给了不同的平台。不过在6月腾讯视频发布的年度片单中,也公布了将打造“尾鱼宇宙”的计划,这对于系列化开发或许是好事一件,不过最终的检验结果仍然要交给时间。

国产影视宇宙的探索仍在初级阶段,没有优质、持续的影视内容作为支撑,就更谈不上再次基础上的内容人物和产业链延展开发,不过如今看来剧集类型片的宇宙化尝试似乎在渐入佳境。而无论是依托原著IP的影视化开发,还是像绿藤市这样通过背景元素联动勾连起系列化的创新尝试,都不失为良性探索。

不过这显然只是第一步。回到“绿藤宇宙”,从2015年的《心理罪》至今,绿藤市不断在现实主义的基础上被丰富被赋予新的模样和含义,终于在今年有所突破,但这更多是依赖于《扫黑风暴》所引发的全民热度,“绿藤市民”的规模性崛起能否转化为后续犯罪类型片的忠实受众,仍然有待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