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岛效应与产业链分工

PigSay 2020-08-03 阅读:82

1

在人类学研究中,有一个塔斯马尼亚岛效应。因为名字拗口,楼主给它取了个简化好记的名字:孤岛效应。

塔斯马尼亚岛是位于大洋洲的一个小岛,在澳大利亚东南部海域,  它与澳洲隔着两百公里宽的巴斯海峡,面积64519平方公里,约为台湾岛的1.87倍。

岛上物产丰富,气候宜人,看上去就像一个大型的桃花源。然而,岛上的居民却发生了文明退化。塔斯马尼亚效应还有个别称,叫作塔斯马尼亚岛逆向演化(tasmanian devolution)。

 考古证据显示,人类至少是在6.5万年前第一次踏上澳洲。尽管在今日看来澳洲是遥不可及的,但在冰期的时候海平面下降,从亚洲到大洋洲距离并不远。虽然不能南亚岛屿徒步走到澳洲,但中间有这大量可以作为中继站的岛屿,人类只须简单的浮伐就可以渡过。 而到达澳洲后,澳洲土著的祖先就穿过巴斯陆桥到达塔斯马尼亚。至少在4.2万年前,塔斯马尼亚上就已经有人类的足迹了。

当时塔斯马尼亚是澳洲大陆的一部分,但大约在一万年前,由于冰川融化,海平面的快速升起就使巴斯陆桥变成了巴斯海峡。

塔斯马尼亚人和澳大利亚大陆之间的联系中断了。澳大利亚本身就孤悬海外,这两个大陆上的群体当时都没有能够造出能渡过巴斯海峡的水运工具。于是,塔斯马尼亚岛上维持着4000人左右的数量,与世隔绝地待在世界尽头。

人类文化倒退最突出的例子就发生在塔斯马尼亚岛上。当时9个部落4000多名靠狩猎采集为生的土著人,他们的生产生活不仅陷入停滞,而且还缓缓地逐渐退回到了更简单的工具和生活方式当中。这是因为他们缺乏足够的人口数量和开放环境来维持现有技术。

到公元1800年左右,欧洲人第一次见到塔斯马尼亚土著的时候,他们都被当地土著落后的生活惊呆了。塔斯马尼亚人,过着的竟是世界上最原始的生活。

当时的塔斯马尼亚人,已经了失去制作最基础的工具的技能。

就是最简单的,将坚硬的石头或兽骨绑在木质把手上制成矛、箭、或斧头等工具,他们都不会。要知道,这些基础工具,其他早在地球上消失的人属都已经玩得很顺溜。不说尼安德特人了,就是脑袋容量比咱们小一倍的弗洛里斯人(也叫爪哇小矮人)都早在9万年前就学会这些技能了。

塔斯马尼亚人的技术比旧石器时代的人类还要落后,然而塔斯马尼亚人,是智人人种。

最初的欧洲人因此认为塔斯马尼亚人是一种进化不完全的人种,处于猿类和人属之间,这样就能解释塔斯马尼亚人的文化落后了。然而考古学和基因检测推翻了这一假设,塔斯马尼亚人跟澳洲土著是同一人种,考古学也发现他们之前跟澳洲土著一样,拥有先进的狩猎与捕鱼技术。

 但在与世隔绝的一万年里,塔斯马尼亚人不仅没有掌握其他大陆人使用的许多技能和工具,还忘记了他们祖先们都会的大部分技术和知识。

考古证据表明,这些工具和技术是被一步步被遗忘的。比如,他们使用的骨制工具先是越变越简单,到了大约3800年前,就被完全放弃了。没有骨制工具,就不可能把兽皮缝成衣物。所以,哪怕是在凛冽的严冬,塔斯马尼亚人也近乎赤裸,只在皮肤上涂些海豹油脂,在肩膀上搭层沙袋鼠皮。

大约在5000年前塔斯马尼亚人捕鱼的频率就开始降低了。到了3800年前,他们就彻底停止了捕鱼这项活动。 而与捕鱼相关的工具,如渔网、鱼叉、鱼钩等工具也随之消失。塔斯马尼亚岛周围海产丰富,然而塔斯马尼亚人只会拾点沿海的甲壳类动物为食。

从此,他们就退化到更为原始的采集狩猎生活,四五个家庭为单位地抱团生存。而以上所有的技术与工具,在离塔斯马尼亚岛不远处的澳洲大陆上依然都在沿用。不过塔斯马尼亚人还没遗忘生火这一最重要的技能,不然连旧石器人类都不够格了。

从塔斯马尼亚岛的案例来看,与世隔绝并不是桃花源,而是一场文明退化的灾难。在人类学研究中,这种因环境封闭、人口规模太小而无法传承现有技术与文明的现象,则被称为“塔斯马尼亚效应”。

而塔斯马尼亚岛上的文明退化绝非孤例。在20世纪以来,科学家就发现在许多独立的岛屿上,隔一段时间就有一些技术失传。

如被传闻有外星人光临的“复活节岛”,因为岛上巨大的石头雕像而闻名遐迩,成为著名的旅游景点。其实究其原因,也是岛屿效应导致文明退化,具体分析可见楼主之前的文章 生存或毁灭:开放VS封闭 。

2

为何会存在塔斯马尼亚效应现象?从经济学的角度分析,科技和文明需要一定的人口规模来承载,人口规模过小,没有与外界交流,没有先进文明的输入,则必然会发生文明和科技水平退化现象。

人多力量大,众人拾柴火焰高,科技和文明的进化同样存在规模经济效应。这也是古代中国的文化和科技水平一直傲立于东亚、领先于日本列岛和东南亚丛林印度支那国家的原因。中国有着数百万平方公里的宜居住、耕作土地,数以千万计的人口,比起周边的小国高出一个数量级,科技和文化水平并不是1+1=2的算术增长,而是1+1>2的指数增长,所以中华在古代无论是国力还是科技水平都远超周边国度。

与塔斯马尼亚岛的孤岛效应类似,还存在一种大型孤岛效应,例如:美洲地区印第安人文明相对于亚非欧主大陆文明发展缓慢。虽然美洲面积广袤,4200多万平方公里,但是跟亚非欧主大陆相比,亚非欧大陆约8400多万平方公里,占总陆地面积的57%,总人口80%以上。无论是面积还是人口,美洲大陆都大大小于亚非欧主大陆。

在冰川期,美洲大陆通过白令陆桥跟亚非欧主大陆相连,冰川融化后,美洲与主大陆联系断开,成为一个大型孤岛,独立发展。

由于人口规模小于主大陆,美洲的文明进化远远落后于亚非欧主大陆。在大航海时代到来,西班牙人首先到达美洲大陆时,美洲文明水平最高的玛雅帝国、阿兹特克帝国、印加帝国均未进入青铜器时代,还是处于新石器时代,玛雅帝国完全没有发现青铜器、阿兹特克和印加帝国虽然有不少青铜遗物,但青铜大多被用于制造祭祀用品,只有少数贵族和高阶军人才拥有青铜武器,而且冶炼技术落后,质量很差,青铜农具更是罕见。因此美洲大陆只有青铜器,处于青铜时代前期还没有全面进入青铜时代。主要还是使用用石矛和骨箭作为武器,最为锋利的武器是一种用黑曜石制作的刀具。

美洲三大帝国不要说跟热兵器的西班牙人、英国人相比了,就是比起中国数千年前的殷商人,都远远落后。如果殷商帝国能够渡海前来,依靠青铜武器和战车,也能够轻易打败美洲土著文明。可见由于规模较小、独立发展,美洲文明至少落后了主大陆四千年以上。

关于中国的文明进程,英国学者李约瑟(1900-1995)曾经提出一个李约瑟之谜。他在其编著的15卷《中国科学技术史》中提出一个问题:“尽管中国古代对人类科技发展做出了很多重要贡献,但为什么科学和工业革命没有在近代的中国发生?”

用大型孤岛效应能够很好滴解决这个谜题。中国是一个大陆岛,三面环山,一面靠海,形成一个自然封闭的地理环境,东、南、西、北各个方向都存在古人无法克服的天然地理屏障。西南方向的世界屋脊青藏高原,即便是今天人们也很难翻越。

比美洲印第安人幸运的是,中国跟主大陆的其他文明存在交流,最初是西域的丝绸之路,还有南方的海上贸易航线。在世界文明发展的初期,亚非欧各大区域的文明均是独立发展的,跟外界并未形成一个经济共同体,只是靠着贸易的管道交流文化技术。在这种情形下,半封闭的大陆岛对于中国而言并不是阻碍,而是一种保护和屏障,避免战乱频仍,能够稳定发展。而中国数百万平方公里的耕作区可以养活以千万计的人口,是亚非欧大陆中最大的适宜居住区之一,靠着人口规模优势和相对稳定的局势(相对于欧洲、中东等四战之地,外来入侵较少),古代中国创造了辉煌的科技文明。

然而,随着工业革命的到来,西方文明向外扩张,开启全球化时代,各大文明区域联系成为一个整体。而满清的权贵统治阶级出于自身的特权考虑,不愿意加入开放的世界,转而闭关锁国。中国相对封闭的地理位置使得闭关锁国在中短期内能够实现。中国把自身封闭成一个孤岛,科技水平跟外界察觉越来越大。满清在军事上也是使用火器的,在17世纪跟葡萄牙和荷兰人的火器水平相差无几,并不存在技术的代差。但是由于满清闭关锁国,技术水平停滞,到19世纪英法等列强为打开国门开打鸦片战争时,技术差距已经大到不堪一击。

一个封闭的巨型孤岛能够维持技术文化不倒退就是万幸,工业革命是不可能在其中发生的。

3

工业革命带来最大的进步就是社会大分工、国际贸易和产业链的出现。

分工带来了生产效率极大的提升。在小农经济时代,工业品的制作由手工业主独立完成,质量不可靠,效率低下。现代化大生产则把工业品制作分为数十道、上百道工序,分别由专人负责。综合起来的效率不是100+100=200,而是复数式的效率提升:100*100=10000。一个分工明确的百人工厂产量远远超过一百名手工业者制作的产品。这就是社会大分工带来的效率提升,也是工业革命的经济基础。

现代社会技术通才越来越少,大师多是一个方面的专才。就拿汽车工业来说,专科生研究整车,本科生研究汽车一个子系统如发动机或传动系统;而硕士生则研究发动机内的系统,如点火系统或者供油系统;而博士生这研究系统内的零件优化。这些是分工越来越深入、细化所导致的。

国际贸易把分工成工厂内部、行业扩展到了国家,根据分工的不同出现了产业链,同样极大的提升了效率和产出,实现了双赢带来了贸易利得。

产业链分工还会由于产业聚集形成规模经济效应,进一步降低成本提高产出。上世纪6-70年代,国际贸易中有70%是成品贸易,服务贸易与货物贸易之比为5:95;贸易的主流是将一个国家做出来的产品,卖到另一个国家。而到了2010年,产成品的贸易量占到了40%,60%的贸易量为中间品的贸易,即零部件、原材料各种中间品的贸易;2018年,则是70%以上是零部件、原材料的中间品。

这一切都建立在自由贸易和全球化的基础上,所以说工业革命天然会带来扩张、自由贸易和全球化市场。市场越大、参与者越多、效率就越高。那些自我封闭的孤岛在经济竞争时只能落败。

前苏联在二战结束后,跟西方世界开启了冷战。以1961年修建柏林墙为标志,铁幕落下,苏东国家跟西方世界的分工和技术交流中断,自成一系。前苏联最终因为陷入经济困局而分崩离析,在科技发展方面,不说其因为计划经济体系导致其难以创新,就是说其整个经济体系从世界分工系统中退出,相当于一个大型孤岛;因为其规模跟整个西方世界相比要小了数倍,所以技术发展水平落后,形成代差是必然了。

前苏联和东欧卫星国由于没有参与世界分工,在电子科技等新技术上十分落后,哪怕是今日俄罗斯的航电产品不要说跟西方发达国家相比,就是比中国都远远不如。

4

因此所谓全产业链、什么都要自己能生产的想法是可笑的。要是全产业链、什么都能做,还要国际贸易和分工做什么?哪怕是美国也做不到全产业链,大量的产品和零部件需要依靠欧洲、日本、韩国等国家生产。

全产业链不过是闭关锁国的另一说法罢了,闭关锁国、孤岛经济体除了衰亡之外不会有第二条出路。

如果被排斥在全球产业链之外,任何一个国家的经济都无法幸免,哪怕是美国也不会例外。所以,最重要的事情是不能被排斥在国际分工产业链之外。

上世纪80年代日本东芝机床事件说明了被排除在产业链外才是最大的威胁。

由于美苏冷战,西方成立了“巴黎统筹委员会”对苏联进行技术封锁。1983年,日本东芝违反禁令,私下向苏联高价出口了先进的“五轴联动数控机床”。

当时苏联跟美国进行军备竞赛,但由于技术落后,机床加工设备不过关,倒是苏联潜艇尤其是噪声指标上,始终比西方潜艇高出一大截。一个例子是当时苏联建造的“阿尔法”级攻击核潜艇,当它在挪威海域活动的时候,引起的水声振荡有时甚至可以被设在大西洋另一侧的百慕大群岛的美国海军水声监听站探测到。

所以苏联想方设法想要进口先进的数控机床,从日本获得设备后,苏联核潜艇的噪音大为下降,美国海军再也不能在200海里之外就发现苏联核潜艇了,甚至发生过一头撞上去的事故。

美国人感觉不对劲,深入开展调查,终于在1987年,5月27日,日本警视厅逮捕了日本东芝机械公司铸造部部长林隆二和机床事业部部长谷村弘明,东芝公司违规出口机床东窗事发。

时任日本首相中曾根被迫向这种“危害双边安全”的行为向美国致歉,而东芝公司,和光贸易公司的负责人也被追究刑事责任而受到了严厉惩处。东芝公司先后在美国和日本各地投放了1亿日元来刊登广告来挽回其影响,避免受到制裁。

当时的日本是世界第二经济强国,在半导体和数控机床、电子科技许多领域都赶超了美国,达到世界领先的水平。日本人自信心高涨,日本右翼政客石原慎太郎和日本索尼公司创始人盛田昭夫,出版了《日本可以说不》一书,鼓吹日本无惧美国,可以在经济和外交的各个领域提高自主性,对美国说“NO”。

但是日本为何在东芝事件上没有对美国说“NO”、而是接受了美国严厉的处罚呢?这中间有两个原因,一是东芝公司被美国抓住了小辫子,违反规定的真凭实据被美方掌握,当初日本和东芝可是签字认可的协议;二是害怕被美国制裁,被赶出国际分工产业链之外。

至于国内一些网友认为美国在日本有驻军,所以日本对美国让步,这是想当然耳,用游牧民族的思维来套航海商业民族的思维,自然是南辕北辙。苏联确实是靠在东欧驻军来控制卫星国的,不服从就动用武力,1968年布拉格之春中,连捷克领导人杜布切克被抓到莫斯科软禁。

而美国更多使用经济手段而非战争威胁。早在上世纪60年代,美国就一直要求日本加强军事力量自我防卫,但一直被日本拒绝,在跟韩国发生经济争端时,美国一个常用的手段是“撤出驻韩美军”。对于北约盟国,美国要求他们加大军费支出,不要搭美国的安全便车。当年伊朗革命,激进青年扣押美国大使馆人员,美国也没有发动战争,而是对伊朗进行经济制裁;在第一次海湾战争,萨达姆入侵科威特之时,美国也跟伊拉克进行了数轮谈判,要求其撤出科威特,直到萨达姆屡次拒绝谈判要求。

在二战中,日本扩大战争,南下攻占印度支那,美国也只是对其进行了石油禁运等经济制裁,最终还是日本先动手偷袭珍珠港不宣而战。

因此日本和东芝公司主要是害怕的是经济制裁,被隔绝在国际产业链分工之外,而非美国武力威胁。哪怕是以当时日本技术之先进,也无力承受后果。

日本既然加入美国主导的国际分工体系,自然要遵守其规则与规矩,不要总是耍小聪明,私下占便宜而不愿意承担责任。出现问题也要在规则的框架之内谈判,合理地利用现有规则,有理有利有节地斗争,斗争也并不是目的,目的是为了和谈,不至于被国际分工体系所抛弃。

首先要做的事情正确认识自己,承认现实和现状,在没有能力更改规则之前,遵守规则是唯一的出路,哪怕是不尽合理的规则。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FrdPzAHX55W7KcIP1z3kWg

作者:大江宁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