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对华为和微信开刀,“五眼联盟”是怎样的组织?

PigSay 2020-07-20 阅读:41

NSA总部。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安全局

记者 | 安晶

从英国政府宣布禁用华为5G设备,到澳大利亚准备对Tiktok和微信进行安全调查,都能看到一个全球最古老情报联盟的影子:五眼联盟。

“五眼联盟”的历史可追溯到二战,当时美国和英国为共同对抗日本和德国建立了情报合作。二战后,美英两国于1946年签订《英美防卫协定》,继续联手监控苏联。

随着冷战加剧,三个英联邦国家加拿大、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先后加入该联盟。自此,五个英语国家结成了如今的“五眼联盟”。

与成员复杂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相比,“五眼联盟”的关系更为紧密,在联盟网络下收集到的所有情报都共享。为方便监控全球,五国划分了各自的监控区,重点负责不同国家。

这个全球间谍网络一直秘密运行,直到1999年才首次被澳大利亚官员承认。2013年,前CIA雇员斯诺登的揭秘更是曝光了“五眼联盟”对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监听。

虽然关系紧密,“五眼联盟”成员之间并非毫无间隙。与美国发生矛盾后,新西兰曾长达20多年暂停向联盟伙伴分享情报。

如今,澳大利亚提议将“五眼联盟”的合作扩展到经济领域,建立“值得信任的供应链”。

关系密切、各司其职

“五眼联盟”的名字来源于联盟情报上所加盖的印戳。印戳上写着:“最高机密——仅供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英国、美国查阅(eyes only)。”

虽然联盟最初的成员只有美国和英国,但从一开始,澳大利亚等三个前英国殖民地就享有不同的待遇。

由于联盟常年处于保密状态,美国政府至今仅公开了截至1950年代的联盟协议。

图片来源:美国国家安全局

在二战后签署的协议中,美英两国把协议外的“第三方”和澳大利亚、加拿大及新西兰三个“英国自治领”进行了区分。第三方国家不能获得美英双方共享的情报,但“自治领”可以在特定情况下获得情报。

比如,如果事先通知美国、得到美国同意,英国可以向三国中任何一国分享情报。反之亦然。

最初,美英的监控对象仅针对苏联及附近的东欧国家。在澳大利亚三国加入后,联盟的监控得以覆盖全球。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分析师Corey Pfluke去年发表在《比较战略》期刊上的文章指出,冷战期间,美国是“五眼联盟”的主导,负责分配监控任务。

冷战后,美国国家安全局(NSA)意识到自己无法独自覆盖全球,于是开始让其他四国根据各自的国家利益和地理位置,监控不同地区。

其中,澳大利亚负责监听南亚和东亚的通讯;新西兰负责东南亚和南太平洋地区;英国负责整个欧洲和俄罗斯西部;加拿大重点负责俄罗斯东部、拉丁美洲、北大西洋和太平洋地区;美国则负责加勒比、中国、俄罗斯、中东和非洲。

五国所建立的监控网络名为“梯队”网络(Echelon)。“梯队”网络由五国设立在全球各地的监控站组成,负责捕获各类通讯数据。

例如苏联尚未解体时,加拿大就在其北极圈领地埃尔斯米尔岛东北端设立了监听站,监控苏联潜艇、舰艇和飞机的无线电通讯。现在这个监听站依然在使用,用于监控俄罗斯的洲际导弹试射。

在处理数据时,“梯队”系统能根据系统词典锁定关键词,对包含关键词的通讯进行标记。被标记的通讯将被记录下来,以备日后分析。

1999年,在联盟成立50多年后,澳大利亚国防信号局局长布雷迪(Martin Brady)首次向媒体承认“五眼联盟”的存在。

澳大利亚政府承认,设在中部沙漠城市艾利斯斯普林斯附近的卫星控制中心正是用于控制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三颗监听卫星。

在西澳考杰里拿的卫星拦截站也是“梯队”网络的一环。该拦截站负责拦截印度洋和太平洋通过国际通信卫星组织卫星传输的传真、email、数据和电话。

拦截的重点关键词覆盖朝鲜经济、外交和军事信息、日本贸易部计划、巴基斯坦核武器技术等。

该拦截站截获的80%情报都在澳大利亚没有事先查阅的情况下,自动发给CIA和NSA。

其他国际联盟,比如北约,是根据需求或者以情报换情报的原则分享情报,但“五眼联盟”是以信任为基础,分享本国在联盟框架下收集的所有情报。

虽然对全球其他国家实施监控,五国之间达成共识,不得对联盟国伙伴的公民进行监控。

成员矛盾、争议不断

2013年,斯诺登向媒体曝光了“五眼联盟”对全球的大规模监听和网络监控项目。被监控的对象从普通民众到各国政要,其中包括北约成员国德国的总理默克尔。

斯诺登的爆料引发了各国民众的不满,指责五国侵犯个人隐私。在五国中,新西兰民众的反应最强烈,一度要求新西兰退出“五眼联盟”。

早在1980年代,新西兰曾因与美国的矛盾暂停在“五眼联盟”中的工作。

1984年,新西兰宣布成为无核国家,时任总理朗伊要求进入新西兰的美国战舰明确船上没有运载核武器。未得到确定回应后,朗伊拒绝美国战舰停靠新西兰。

新西兰此举惹怒了美国,美国随后宣布暂停履行《澳新美安全条约》中对新西兰的承诺。此外,美国还暂停履行与新西兰的一系列贸易协议,并在1986年将新西兰称为“朋友,但并非盟友”。

作为反击,新西兰开始暂停向“五眼联盟”分享情报,这一暂停持续了20多年。

新西兰有两个监听站是“梯队”网络监控中国、朝鲜和东南亚的关键一环。1987年斐济发生政变时,新西兰没有对联盟提供任何消息。

但这期间,新西兰依然能收到其他联盟国提供的情报;新西兰也继续在战争中向阿富汗和伊拉克派兵,支持美国。

直到2008年,美国时任国务卿赖斯在访问新西兰时将其称为“朋友和盟友”,新西兰和美国的矛盾才正式缓和。

与美国发生矛盾的还有加拿大。2016年,加拿大发现NSA在分享与加拿大公民有关的数据;作为抗议,加拿大一度暂停向联盟分享情报。

之后的2017年,英国曼彻斯特遭恐怖袭击后,美国情报官员提前将恐袭嫌犯的名字和爆炸现场的照片透露给媒体,引发英国政府抗议。随后,英国当局决定暂停与美国分享部分情报。

同样在2017年,美国总统特朗普还在一次白宫会面中将“五眼联盟”收集的关于“伊斯兰国”的情报擅自分享给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

虽然成员之间时有摩擦,与成员构成复杂的北约相比,“五眼联盟”的步调更为统一。

2018年,路透社援引四国官员透露的消息报道,“五眼联盟”正在向“思维相近”的德国、日本等国分享与中国和俄罗斯有关的情报,以扩大制衡两国的力量。

上个月,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宣布将推动“五眼联盟”扩大合作范围,从传统的情报合作延伸到经济领域,以针对新冠疫情制定“战略性”对策。

5月,英国鹰派智库亨利·杰克逊学会在报告中警告,“五眼联盟”在831类商品上战略依赖中国,涉及能源、通讯、交通、信息技术等关键领域。报告呼吁五国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大力增强与其他国家的经济合作。

莫里森在宣布推动“五眼联盟”经济合作时表示,此举是为了建立“值得信任的供应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