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光远:英国停用华为5G,这种事英美在历史上没少干

PigSay 2020-07-15 阅读:146

新据路透社消息,英国文化大臣奥利弗•道登在北京时间7月14日宣布,英国已决定停止在5G建设中使用华为设备。理由是,使用华为的技术和设备存在“安全风险”。

我为什么这几年一再说,很多人学经济学学傻了,其实我也曾经傻过。在我年轻的时候,我对主流的新古典经济学的理论框架顶礼膜拜,认为欧美等国之所以能够成为发达经济体,就是奉行自由市场,以及维护这个市场体系的一系列的先进制度,这无疑是所有国家都努力的目标。然而,随着对历史的深入了解和对现实的冷眼观察,我发现很多事不是他们宣扬的那样的。

在历史上为了维持他们的产业优势和竞争地位,英美等国干了不少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打压华为,旗号是华为有“安全风险”,但是,从来没有见他们拿出证据证明华为真的有什么“安全风险”,其实,对欧美一些国家而言,华为对他们最大的“安全风险”就是华为在这个领域已经超过他们了。在历史上,一旦一个国家的产业比他们强,他们不是靠自由竞争去超越,而是:干掉它!

别不信,历史的确是这样的。先说说英国,英国是亚当·斯密的故乡。很多人总是想当然的认为,英国一定是斯密主张的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成为世界强国的。但是,历史的真相并非如此。英国的很多产业的发展,是靠英国政府的干预和对殖民地相同产业的打压。

当年,印度的棉纺织业比英国的强,英国饱受印度棉纺织业竞争之苦。为了打压印度的棉纺织业,扶持英国自己的棉纺织业,英国议会在1701年通过《棉布法案》,对英国从印度进口的棉纺织品征收极高的关税,甚至禁止穿着以印度纺织品(棉布)制作的服装。直到1774年,在英国的棉纺织业终于超过印度之后,英国才废除了这个法案。

事后的故事大家听到的版本就差不多了,英国的纺织业成为全球最具竞争力的产业,而英国工业革命的起点就是从纺织业开始。至于英国的纺织业是如何成为全球最有竞争力的,这段历史他们很少提。除了棉纺织业,英国还对殖民地的其他产业实施一系列禁令:不准建栋钢楼或者切钢厂;不准制造钢和铁的成品,即使供自己消费的也不准。另外,英国还禁止殖民地之间进行皮毛和羊毛物品的交易。

由此观之,英国的崛起,根本原因在于英国实现了产业保护和贸易保护政策,而不是因为采用了斯密的不干预思想、新自由主义市场机制。在英国经济发展的历史上,英国一直对重商主义给予抨击,但英国恰恰是靠重商主义有了后来的经济霸权地位。诺曼在《日本作为现代国家的崛起》中一针见血指出,“重商主义体系……是资本主义学会走路的拐杖!”可谓入木三分。

再来看看美国。美国当年是英国的殖民地,也是英国一系列产业禁令的受害者。当年,北美殖民地在工商业方面完全处于对英国的奴属地位,除了家庭工业与手工业之外,不允许从事任何工业。据说在1770年,当英国的查坦勋爵看到北美的新英格兰人开始尝试进行一些工业时惶惶不安,当即宣布禁止殖民地从事制造业,甚至连一只马鞍都不行。

美国建国之后,美国的一些建国者不是傻子,他们知道英国为什么强大,所以,他们开始采取英国曾经对付他们的办法。美国当时的财政部长汉密尔顿力主发展美国的制造业。汉密尔顿是亚当·斯密的粉丝,但是,汉密尔顿一方面崇拜斯密,另一方面却用斯密反对的手段开始发展美国的制造业。

在产业发展上,汉密尔顿不相信斯密的自由放任,他认为,产业的发展需要政府强有力的支持,为了保护美国的制造业,汉密尔顿提出了促进国内制造业的四项政策:即保护关税、禁令、原材料出口税、资金补贴各自的效果。而这些美国曾经实施的措施,也是现在美国极力反对一些发展中国家这么做的措施。美国为了保护自己产业的发展,实施了严格的关税保护,而美国一度是世界上关税最多的国家。

在美国崛起的过程中,美国的朝野上下其实都非常明白,美国不是靠自由贸易。经济学家保罗·贝洛赫把美国称为“现代保护主义的摇篮与堡垒。”在对产业的保护上,一旦某个国家的产业超过美国,美国才不管什么自由市场之类的规则,而是直接举起制裁的大棒,历史上如此,现在依然如此。对当年的日本如此,对今天的中国也如此。

有多少人曾经和我一样是多么的幼稚,认为英美这些国家是如何的公平,如何的讲道理,如何的守规则。但是,看看他们对华为的做法,依然是很娴熟继承了他们的老祖宗对付其他国家的办法,举起保护主义的额大旗,进行打压。原因绝非什么“安全风险”,而是因为华为的确在这个领域超过了他们。对于英国当年的很多做法,德国的 “幼稚工业保护论之父”弗雷德里希·李斯特在其名著《政治经济学的国民体系》有极其精彩的描述。实在太精彩了,摘录两段:

“1721年,乔治一世的大臣们当禁止印度工业品输入的时候,曾公开宣称,情况很明显,只有输入原料、输出工业品,才能使国家富强……到了亚当·斯密的时候,除了我们在上面所列举的一些准则之外,又初次填上了一条新的准则,这就是把英国的实际政策隐蔽在亚当·斯密所发现的世界主义的措辞与论据之下,目的在于防止外国仿效这个政策。

这本来是一个极其寻常的巧妙手法,一个人当他已攀上高峰之后,就会把他逐步攀高时所使用的那个梯子一脚踢开,免得别人跟着他上来。亚当·斯密的世界主义学说的秘密就在这里。他伟大的同时代者威廉·庇特的、以及所有在他以后在英国执政的人的世界主义意向的秘密,也就在这里。”

成年人的世界真的很复杂,这个世界也从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以为英美这些成年人都是遵守规则的模范,以为他们就是靠自由市场,而不是耍赖走到今天,以为世界上只有一种经济学就是新古典经济学。他们总是以老师的口吻不断教训我们如何如何做,但是,一旦学生超过了老师,老师们要么指责学生做错了,要么就想办法灭掉这个超过自己的学生,用李斯特的话就是“撤掉梯子”。当然,国与国之间的产业竞争从来都不是童话世界,英美打压华为,撤掉梯子很正常。但我们千万不要以为我们做错了什么他们才这么干,千万不要幼稚地认为我们按照他们说的做了,他们就再也不会刁难我们。我们唯一做错的,就是我们在一些领域超过了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