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方方同年的父亲给她的一封信

PigSay 2020-04-22 阅读:185

方方:

你好!我与你同年龄,同在武汉。你坚持把你的日记要在国外出版发行,引起了国内外华人华侨的广泛关注与讨论,请你给予重视。客观的说,有不少有知名度的教授,文人及网友给予了支持,我以为批评和反对你出版日记的人,是另一种形式的关心,担心你被西方反华势力利用,当枪使,当工具。为了祖国的尊严和荣誉,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为了中国与世界各国共同战胜疫情,请你拿出敢于直言,敢于担当的勇气阻断方方日记的出版(这是一位海外华侨的建议),建议你向世界宣告:谁用方方日记当工具,污名中国抹黑中国,毁损祖国荣誉,损害中国人形象,我方方就以作家的名义,讨伐谁。我想绝大多数国人和华人华侨会为你点赞。

 一位关心你的武汉人

2020年4月16日深夜

附(我的看法与建议)

看法与建议:

方方日记要在国外出版,我就认真了,花了两周时间把日记又读了一遍并做了摘抄和分折,读了网上几乎所有的正反双方的评论与帖子,思绪万千,夜不能寐。我反复自问,我是左还是右?但细想起来都不是。我只承认一个事实,仅就这次全球疫情来说,中国与西方各国比较,谁是谁非,谁好谁差,谁对人民负责,谁重视人的生命,谁对世界各国负责,谁有制度优势,一清二楚,老百姓也有比较。有网友说,疫情刚发生的那段时间方方日记表达了我们的心理恐惧,还点赞并转发,当时也指责过政府,指责过各级干部,要追责,很愤怒,要骂人。但是,再回头看看西方国家的防疫情况,死了那么多人,那么多人感染病毒,为了经济轻视疫情,中国做得比西方国家好得多得多,要是中国像西方国家那样搞防疫,中国人民早就不会答应。

方方日记是疫情的记录,好的差的,国内国外都应真实记录,这才全面才客观,在网上发表一下,争论一下,作为一个记录武汉疫情的历史资料留存也就罢了。但若要把日记在国外发表出版,那就另当别论了。直言方方,你想干什么?你要告诉世界什么?你要帮谁?你要达到什么目的?这些你都要如实回答。作为原省作协主席,受关注的作家,享受着政府高福利和优厚待遇,你的日记在网上有千万浏览,你被知名教授们誉为“有良知,有担当,敢于直言,立场坚定态度鲜明的良心作家”,“是伸张公平正义代表者,是为人民发声的代言人”,“是对人民大众普及常识,普及中国人道主义精神的启蒙者”,“是批判指责政府对人民不负责任,隐瞒疫情和数据,对人民生命不负责任并且要一追到底的坚定者”,“是十分热爱祖国的爱国者"等等,但你要全面理解那些教授们对你日记和本人的赞誉,这些教授和高知们是好意,给予你支持,但不自觉在帮你倒忙,并且还要推荐你到世界获各种奖,甚至推荐获得诺贝尔奖,而你却飘飘然,公然把日记在美国出版,成为西方反华势力抹黑中国攻击中国,指责中国在疫情中侵犯人权,隐瞒疫情和数据,污名“武汉肺炎”“中国肺炎”,甩锅中国,向中国索赔,经济上与中国脱勾,成了唱衰中国的帮唱者。

以一个作家的良知和对历史负责的态度,对日记不足的方面,发表前要及时修正,做到全面真实。但日记大都是道听途说,朋友说医生说和自己一些想当然,不管内容和情况是否真实和客观而即兴发议论,谈感受,讲观点,写作选小角度,发大议论,质疑政府体制,对少数个别干部在防疫中的失误,用大角度批判指责中国各地官员的基本水准:“是无医可治比冠状病毒更为恶劣更持久的社会疾病”,极尽污蔑之能事,挑起民众对政府不满。这次能这么快阻断疫情传播,维护了中国人民的生命安全,为全球防疫赢得了保贵的时间,其中就有各地官员的努力。在这么大疫情面前对各地官员批评的同时本应该更多鼓励,而你视而不见。

日记写作的内容有很强的负面选择性,还提醒同行不要歌功颂德。在这场全球性的疫情战斗中国家和老百姓更需要的是正能量。西方主流媒体看重方方日记并在主流媒体的报上发表,重量级出版人抓住机会,抓紧时间不经修改的原文出版,这说明了方方日记对西方反华势力如获至宝,可以把日记作为工具,汚名“武汉肺炎”,“中国肺炎”,抺黑中国,甩锅中国,向中国索取天价赔偿,是因为有了来自方方日记的重要内容作为证据。

在全民抗击疫情的关键时期出版日记,置国家和人民的利益于不顾,伤害国人感情,背叛了曾经支持你的读者和网友,其动机和目的何在?你欠大家一个交代。我们只希望祖国一天比一天好,人民生活一天比一天幸福,谁要毁损国家和政府形象,丑化中国人民,我们就要反对,也会学习仿效你一追到底的精神,决不容忍。

解封后的武汉夜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