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刚刚“出走”了一位AI大牛,何许人也?

PigSay 2019-11-18 阅读:47

传闻已久,今日落锤。

最新消息,腾讯优图实验室负责人、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腾讯T5贾佳亚教授,确定离职。

他的下一步,将重返香港中文大学任教。

该消息最先由《晚点LatePost》曝出。量子位也从内部知情渠道获得确认。

至于具体离职原因,尚未可知。

贾佳亚是谁?

香港中文大学终身教授,腾讯优图实验室杰出科学家,IEEE院士。

也是出自微软亚洲研究院的AI大牛。

贾佳亚本科毕业于复旦大学计算机系,是香港科技大学和微软亚洲研究院联合培养的博士。

他有两位导师,一位是香港科大的教授邓智强,另一位,是微软亚洲研究院沈向洋。

同年加入香港中文大学前后,贾佳亚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做了一年半的访问学者。

在香港中文大学,贾佳亚从助理教授做起,2010年升任副教授,2015年任教授。

他带领团队研究出的图像滤波和逆向视觉问题解法,在学界和业界得到了广泛应用。

他还曾担任计算机视觉顶级学术期刊TPAMI和IJCV的编辑,多次担任计算机视觉学术顶会CVPR和ICCV的领域主席(area chair)。

在港中大,贾佳亚还带出了包括商汤科技联合创始人&CEO徐立这样的AI新生代明星人物。

2016年AlphaGo之后,AI狂飙突进,腾讯也以史无前例之势加码押注。

其中重要表现之一,在2017年5月从港中大引入贾佳亚加盟,任职腾讯优图实验室负责人,任杰出科学家,职级T5——腾讯技术研发最高级别。

腾讯优图又是谁?

需要说明的是,腾讯优图实验室成立于2012年,至今已经成立7年。

并非为贾佳亚教授所建。

当时2008年,黄飞跃清华计算机系博士学成毕业,入职腾讯,隶属SNG(腾讯社交网络事业部),开始将清华计算机所学,应用在腾讯基石业务场景中。

其时,全球性的AI潮水涌动,也开始更为标志性。李飞飞和ImageNet已经开始行动。

又过4年,2012年,Jeffery Hinton以深度神经网络一举打响AI视觉乃至整个行业春雷。AI复兴,自此开始。

也是在2012年,黄飞跃和团队4人在腾讯内部发起创办优图实验室。

但在发展过程中,并非一帆风顺,甚至一度濒临解散。

其后是腾讯的强大应用场景,让优图自救成功,并最终成为腾讯AI领域名气最响亮的实验室。

2017年贾佳亚加盟后,带队展开研发。而优图还有另一条业务落地线,由北大出身的吴运声和清华博士黄飞跃带领。

贾佳亚团队在深圳,吴运声和黄飞跃业务线则总部于上海。

两支团队配合也甚密,并最终在腾讯AI研发力量中“碾压式”(内部人士语)胜出。

贾佳亚之于腾讯优图的贡献?

众所周知,腾讯内部研发之前以赛马出名,AI方面则有AI实验室、腾讯优图和微信AI等3大力量,分属不同事业群,业务方向小有重合。

但2018年9月,腾讯宣布把腾讯优图升级为腾讯计算机视觉研发中心,加大投入,且不设KPI。

其后腾讯架构调整,优图继续随腾讯高级副总裁汤道生一起,被划入CSIG——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面向产业互联网发展,整合了腾讯云、互联网+、智慧零售、教育、医疗、安全、LBS等行业解决方案。

其中,腾讯优图正是输出AI力量的关键引擎所在。

在其后公开出席的活动后,贾佳亚也曾解释,在经历了平台升级、公司组织架构调整后,对于优图来说,不变的依然是技术—应用—社会主线。

总结起来是“三化”:技术普惠化、应用纵深化,科技人文化。

具体涵盖产业和场景方面,优图则核心以计算机视觉为核心,围绕社交娱乐、工业生产、社会进步、前沿探索四大方向,深入到包括医疗、自动驾驶、工业、零售、办公、文化、社会公益等十大领域的具体应用,加速研究成果的转化。

而且优图确实也实现了腾讯近年在产业、学术和社会公益方面的代表性案例。

在产业端,有刷脸支付、家乐福智慧零售,以及腾讯医疗AI——觅影等知名案例。

而且今年腾讯在自动驾驶领域最重要的合作——与宝马战略合作,其中也是腾讯优图的技术,甚至就是贾佳亚亲自带队参与。

在学术端,腾讯优图在近年联合厦门大学等高校,基本成为了腾讯在计算机视觉方面的大头输出地。

这自然与贾佳亚这样的大牛坐镇密切相关。

不完全统计,贾佳亚入职一年之后,实验室发表了超过50篇的论文,其中不乏ICCV、CVPR等顶级学术会议,仅在今年ICCV 2019,就中了13篇。

此外,在腾讯引发最大反响的还是“AI寻亲”案例。

今年2月,利用腾讯优图的“跨年龄人脸识别”技术,腾讯成功通过一张3岁被拐的小朋友照片,在10年后帮助其与家人团聚。

这一善举不仅引起了腾讯最高领导层关注,马化腾等亲自点赞,而且还进一步引发了腾讯愿景的重新思考,酝酿并最终把科技向善,在腾讯创办20周年之际写进使命和愿景中。

至此,腾讯优图在腾讯内部的地位,可见一斑。

难逃企业研究院之困

然而,即便学术、业绩和社会影响力均突出。

但腾讯优图依然没有逃脱“企业研究院”之困。

甚至贾佳亚离职的传闻,并非一日。一个月之前的10月17日,知乎上还出现了匿名提问:如何看待贾佳亚即将离开腾讯优图xlab?

一直以来,学术见长的科学家前往企业任职实验室研究,难有两全结局的案例。

在企业进行学术研究是否可持续?

也是圈内外老生常谈的话题。

因为当前AI研究到技术落地,中间始终存在不小差距,而且研究往往投入大,对核心产品和主营业务见效又不会立竿见影。

于是不少巨头在新技术初期,往往还能对研究团队礼贤下士,但其后一旦研究和产品之间涉及资源分配等矛盾,最后往往会拿不直接创造营收的研究团队开刀。

试想一下,在任何公司内部,AI实验室体量不小,一群科学家有很高的title和待遇,但没有KPI,没有实际价值产出,虽然交出学术答卷,但这怕是远远不够的。

而且谁又能真正富到——花费千万元重金去培养一个不产生实际价值的学术部门。

这样的案例,国外有Facebook AI掌舵者LeCun,国内有腾讯AI实验室负责人张潼。

他们都是因为上述研发和产品之间的关系,最后或调整或离职。

而更早之前,百度则完全实现了工程派对学术派的压倒性胜利,吴恩达、林元庆等先后离职。

所以最终结局,多半都是新兴技术研发期过后,科学家从企业研究院离开,转身回归高校。

但这也并非坏事,因为大牛科学家回归学界,通常能有更广泛的合作、不局限于一家公司,可以影响更多的年轻人才。

贾佳亚教授还非常年轻,正处学术科研的黄金时期。

他会带出更多的青年之星,也会推动更多前沿技术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