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吴博士的腾讯往事

PigSay 2019-07-19 阅读:220

  文/司马子羽

  来源:黑奇士(ID:hqssima)

  在中国的外企巨头,微软、Google等等,都盛产网红。

  先有逆风飞扬的吴士宏,后有“成功不但可以复制、还可以粘贴”的唐骏;再后来互联网飓风起,就是李开复、吴军、陆奇这些新生代网红大佬。

  跟金玉其外的唐骏之流不同,李、吴都是货真价实的博士,出身名门,温文尔雅,英语说的比我的普通话还溜。站出去通杀男女老少,在科技圈的粉丝比鹿晗、蔡徐坤都多。

  一位草根大佬跟我愤愤的说,我跟那些网红比,差的就是一口英语和一本学历,论本事他们捆一块都不是我对手。

  我当时深以为然,频频点头。

  过后仔细想才发现,能混出头的人,哪有没本事的?你觉得人家没本事,只不过可能是人家不靠本事赚钱而已。

  就拿吴军博士来说,就是个蛮好的例子。

  嘴里说谷歌平庸?可《得到》上的谷歌方法论卖了2220万

  最近几天,吴军博士因为在《头条有约》的访谈被人刷屏。(在头条访谈骂百度,哈哈哈哈哈哈,大笑三百声)

  在这个访谈里,吴博士火力全开,怒怼圈内的知名公司。他2002年进入Google,一路做到中国区高管,直到2010年Google退出中国,不得已才进入搜搜,成为腾讯负责搜索业务的副总裁(有报道说是高级副总裁,但我没法证实)。

  直到2012年6月正式从腾讯离职,吴博士又再次进入Google中国,以“总工程师”的头衔从事研究工作两年。

  两段工作相加,吴军在Google超过十年。人生才有几个十年?

  而他给Google的评价,居然是“谷歌是一家平庸的公司,自从安卓之后,再无重大创新”。

  我查了下资料,Google公司2005年收购安卓系统的开发公司,2008年10月发布第一台安卓手机(还记得那是哪一款手机吗?),2011年第一季度,安卓手机的市场份额超过塞班。(2010年吴老师入职腾讯)

  仔细想想,原来吴老师的本意,说的是自己离开Google之后,老东家再无创新。但你在Google的时候,跟安卓也没啥关系啊?

  我听说过一句话挺有道理的:“判断一个人说的真话还是假话,不但要看他怎么说,还要看他怎么做”也就是所谓的“听其言,观其行”。

  吴老师的话听起来有道理,但行动上可就出卖了他。

  我看了看得到上吴老师出售的课程:“吴军的谷歌方法论”。

  这套课程发布于2017年11月,共有366讲,售价199元。

  截至我写稿的时候,这套课程卖出了111603份,共计卖出了2220万元。

  如果,“谷歌是个平庸的公司,而且安卓之后再无创新”,那这套2017年发布的谷歌方法论是在骗人么?

  买了这套课程的用户可以要求退钱么?

  毕竟,谁也不想学着变得平庸。

  还是花钱学着变平庸,那人家花钱的人得多傻啊。

  搜索资深人士:搜搜是最接近成功的一次,幸好马化腾选了吴军

  在我想写这篇文之前,去请教行业做搜索的大佬:吴军的水平到底咋样?

  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这么说:

  “在2010年前后,腾讯搜索发展的势头很好,公司上下决心很大,以往掣肘的部门关系得到了梳理,无论人才、资金还是流量支持,腾讯都在向搜索倾斜”

  有人有钱有流量。

  还有QQ空间内容可供抓取,有QQ数亿网民的关系数据,以QQ浏览器为入口,当时的搜搜在移动搜索上已经占据了不小份额,这些都给搜搜建立了坚实的基础。

  在2011年前后,腾讯搜搜投入的资源甚至已经接近百度。

  这个数字有多恐怖,外行人可能无法理解。(业界一直有一个说法,说搜搜八年亏了20亿,我一直觉得这个数字是低估的,甚至人员薪水都不止20亿)

  我这里引用搜狗网页搜索效果前负责人郭昂的写的一段话:“2011年中期,笔者曾经估算,对比搜狗,搜搜的人力成本约为5-10倍,机器成本约3倍,而变现能力又有差距,使得购买流量亏损较大”

  有未经证实的传言说,吴军博士每年从搜搜拿到的薪水,就是1500万,股票福利除外。

  除了吴军之外,腾讯搜搜还从Google中国招揽了:

  Google图片搜索创始人朱会灿,出任SOSO首席架构师;

  原Google中国工程研究院副院长颜伟鹏,担任SOSO 业务广告平台部总经理,负责腾讯广告业务系统研发。

  其他中层更是挖来一大批,导致搜搜内部开始有“Google派”的说法。

  以吴军的待遇推算他人,应该也是远超市场价招揽。

  腾讯搜搜投入之大,可见一斑。

  投入这么大的结果是什么呢?

  还是引用郭昂的文章,“被腾讯从谷歌挖来负责搜索业务的前腾讯副总裁吴军,曾经在无数地方提到过搜搜搜索的新架构,寄望于通过新架构的上线扭转整个局势。”

  但是,“搜搜的新架构在年初的新版新闻搜索中进行试水,但系统仍在不断完善,之后迟迟未能应用于大搜索,直到吴军离开,仍然没有成功上线,而这却消耗了他绝大多数精力。”

  也就是说,在吴军主政搜搜的两年中,搜搜一直依赖原有的搜索系统苟延残喘,而吴军投入绝大精力的系统并未上线!

  而吴军离职之后,被问到搜搜失败的原因时,则以“腾讯没有搜索基因”来搪塞之。

  在我采访的那位搜索大佬看来,吴军之所以失败,最根本的原因是他不懂行。

  “吴军的本职工作是NLP(自然语言处理),而NLP只是大搜索的一个部分。要想做好大搜索,蜘蛛爬取、反恶意链接、权重、分词……哪个部分都不能有明显的短板,而且要经过长期的调教,每个bad case都要一个个去改,才能做好”

  “如果腾讯挖到了某某去做,说不定搜搜就做成了”(这个某某是圈内公认的产品之神,为了不给人家招灾惹祸,我就不提名字了)

  从某种意义上说,让吴军去负责整个大搜索,有点像赵括纸上谈兵的意思。

  这位大佬的观点,黑奇士(id hqssima)从多个信源得到了印证。

  吴军主政之下的搜搜,部门政治、派系争斗十分激烈,谷歌派、微软派、腾讯派打的死去活来,根本不是吴所说的“腾讯没有搜索基因”能解释的。

  网红博士火力全开背后的利益权谋

  写文之前,我只是有一点想不通:

  “吴博士怎么说也是搜索业内人,就算不懂技术,靠常识也不会出大错。如果说百度僵化、七八年前已经完全落伍,那你吴军在干啥?那个时候,你在率领这1300人、中国第二大的搜索团队想干翻百度,有钱有人有流量,如果百度再像你说的那样僵化腐朽,那搜搜不该做成吗,为啥是你吴博士黯然离职呢?”

  后来仔细想想,这不过是互联网行业的“真香定律”。

  凡是反常之事,背后定有古怪。

  看了看吴博士的出版列表,2011年的《浪潮之巅》,2012年的《数学之美》,2014年的《文明之光》,2015年的《大学之路》《硅谷之谜》,2016年的《智能时代》,2017年的《见识》,2018年的《具体生活》《态度》……

  浪潮之巅出版的日期在2011年,根据工作经历推算,这本书是吴在主政搜搜期间书写的。难怪腾讯某高管盘点搜搜失败原因的时候,说领头人的精力没有完全放在工作上。

  自媒体“乱翻书”的原文是:“吴军虽然顶着总经理的名头,但是一年压根来不了公司几天,大部分时间都在旅游,写书(浪潮之巅写作于吴军腾讯任职期间),不干事,他在腾讯的角色其实是个顾问。老大心不在焉这仗还怎么打?”(腾讯不让插入链接,点击“阅读原文”可以看潘乱博文)

  自从2012年6月,离职搜搜之后,吴军再无成就可以拿出来说。实在要说,就是一年出一本书,到处去做演讲。

  六七年了,出去演讲的时候,头衔仍然是腾讯前副总裁,因为实在没有别的可以说。

  说起来也挺心酸。

  所以你看,这种套路挺多的。

  就像吴士宏,许多许多年之后,再说起来,仍然要说自己的微软往事;

  就像李开复,再说什么观点,仍然要说自己在Google的时候英明神武。虽然创新工场也挣了不少钱,但真没有多少能拿出来说的“创新”,可以与Google的工作经历相提并论。

  也就像吴博士,你只看到他怼天怼地的不合逻辑。

  但你没看到,他在得到上开设的四门课程,已经累计卖出了7000万的天价。

  如果没有蹭老东家的热度,哪有这7000万白花花的银子入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