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唤醒百度?

PigSay 2019-07-07 阅读:478

巨大的质疑声中,百度好似一夜窜起的竹子,如今它要圈出一片竹林,基于底层的云服务技术和百度大脑,搭载百度AI操作系统和Appllo,再加上小度音箱、APP矩阵等入口,构建“百度AI生态圈”。

撰文 | 蓝洞商业 焦丽莎

微软,曾经一度被贴上“衰落的巨人”标签,如今市值赶超亚马逊。

五年前,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在上任之初定下“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战略。云服务,成了微软翻身的武器。

他在《刷新》一书中,这样写道,“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

刷新,正是眼下的百度必须要做的。过去几年,这家公司一直处在舆论旋涡,外界都在观望和等待。早在2012年,李彦宏的一封内部信中,提出“鼓励狼性,淘汰小资”。七年后的今天,那个“硬战派”百度终于又回来了。

过去两年,百度的改革进入深水区,多项产品焕发新生,多位元老重臣被年轻的管理者替代,百度正在重回年轻化、狼性。

明确“夯实移动基础,决胜AI时代”的战略后,百度启动“刷新”按钮。移动基础,是百度必须筑起的护城河,而AI是百度的希望和武器。三年前,李彦宏就喊出“互联网的下一幕是人工智能”。

巨大的质疑声中,百度好似一夜窜起的竹子,如今它要圈出一片竹林,基于底层的云服务技术和百度大脑,搭载百度AI操作系统和Appllo,再加上小度音箱、APP矩阵等入口,构建“百度AI生态圈”。

“少壮派”登场

正如任正非所说,要“让听到炮声的人指挥战斗”。

中国互联网三大巨头BAT,陆续进入“弱冠”之年。20年不长,但处在唯快不破的互联网来说,换血的节点来临,年轻人正在登场。

早在2018年9月,腾讯的一次总办会上,CEO马化腾问,“腾讯一两千个总监级干部里,30岁以下的有多少?”答案是不到10人。

当月,腾讯启动公司历史上第三次大规模组织架构调整,全面拥抱产业互联网,随着而来的是裁撤中层,给年轻人晋升空间。

马化腾说:“对于管理干部,要做到能上能下,干部不是终身制。同时,在干部提升方面,我们会拿出20%名额优先倾斜更年轻的干部,希望未来有更多年轻人脱颖而出。”

腾讯20周年庆时,有员工提问,腾讯如何为年轻员工创造舞台和战场?

总裁刘炽平说:“对于公司来说,如何把企业保持在年轻状态非常重要。我认为年轻不只纯粹是年龄,还有心态。我们更希望让年轻的同事们有成长机会,我们也很鼓励年轻人要站出来争取机会。”

随后,刘炽平宣布腾讯的“青年英才计划”。在这个计划里,腾讯首先把20%的晋升机会给予年轻人。其次,对应到腾讯的管理者,“今后要看你手里面有多少年轻人是你识别出来,培养出来、提拔出来,这将作为一个管理考核指标。”

刘炽平希望,这一计划可以鼓励越来越多的年轻人站出来说:我能够在公司扮演更重要的角色,我能够为自己创造更快的成长路径,我能够为公司贡献更多。

进入2019年,腾讯的干部体系淘汰力度加大,《财经》的报道中曾记录一位腾讯总监连降两级,这位30岁的总监说,“HR找我谈话了,我降了两级,不当leader了。”

阿里在更早的时间,就开始管理层年轻化。

2015年5月,阿里宣布管理层大面积换血,张勇接替陆兆禧担任阿里CEO,一线总裁职位全部由70后担纲。马云在内部信中表示,未来5年阿里将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平台销售过1万亿美元的公司,年轻人更能开创未来。

当时的阿里,管理层中70后占45%,80后占52%,60后只占3%,90后员工也有3000名。马云表示,2012年开始,阿里巴巴就已实施领导群体年轻化的准备工作。

80后蒋凡的成长路径最具代表性。2017年12月,年仅33岁的蒋凡被任命为淘宝总裁;2019年,蒋凡身兼天猫和淘宝总裁;6月,蒋凡又进入阿里38人的合伙人名单。

在蒋凡之前,阿里首批“80后”合伙人是胡喜和吴泽明,胡喜出生于1981年,吴泽明1980年生人,皆为阿里早期加入的年轻人。

阿里坚信,“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淘宝”,互联网新技术和新变革需要年轻人。

在AI领域发力的百度,同样需要年轻人。

2019年3月15日,百度宣布了全新的人才梯队建设计划。公司将加速干部年轻化的进程,选拔更多的8090后年轻人进入管理层。同时正式推出高管退休计划,百度总裁张亚勤便是申请加入退休计划的首位高管,将于2019年10月退休。

据报道,最近一年,百度新晋高管12人,其中5位高管来自内部晋升,3位高管属于元老回归,有4位高管通过人才引进的方式加盟百度,这些高管基本都出生在1975年-1985年之间,组成了近5年来最年轻的高管团队。

2019年5月的一封内部信中,李彦宏写到,“我们将更加坚定地投入组织能力建设,坚定地推动干部年轻化进程,让优秀的人才脱颖而出 。”

值得注意的是,这届百度高管都是在一线打拼多年,例如侯震宇和李震宇加盟百度超过10年,王海峰加入百度9年,沈抖加入百度也已经7年。公司15位VP以上高管,平均在百度时间为8年。

百度换血

百度的变革已经进入深水区。

信号的发出,在李彦宏2017年2月17日发布的内部信中,他写道,“迎接新时代,也需要打扫门庭。”

信中强调,“必须要打击掉那些钻制度的空子的人”,“管理层也要有新陈代谢。能的人上,不能的人要下。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做的好的要奖,做的不好的,也要采取措施。”

人事的大换血,在2019年集中爆发。

2019年2月26日,百度公布三位副总裁沈抖、吴海锋、郑子斌进行干部轮岗调整,或许这就是后续重大人事及组织架构调整的准备。

此后的5月17日,李彦宏的一封内部信,宣布向海龙即日起辞去百度高级副总裁、搜索公司总裁职务,搜索公司战略转型为移动生态事业群组,沈抖晋升为高级副总裁,全面负责移动生态事业群组。

李彦宏在信中提醒,“作为领军人物,说‘我们尽力了’没有用,要确保在必须赢的战场上取得胜利。要敢于挑战既有的传统,不要因为过去一直是这么做的就认为一定是对的,每个人都应该被允许去质疑现行的规则和规矩,创新才能应运而生!”

更晚时间,景鲲晋升为副总裁,继续担任智能生活事业群组(SLG)总经理;王海峰晋升为集团首席技术官(CTO),继续担任AI技术平台体系(AIG)和基础技术体系(TG)总负责人。

转自猎云网

这是一批新生力量,也是李彦宏口中的“硬战派”。

他曾评价沈抖,“内部成长起来的优秀管理者,具有战略视野、敢打硬仗、能打胜仗”。

加入百度前,沈抖曾在微软(西雅图)担任研究员、科研项目经理,期间在信息检索和计算广告学领域开展多项开创性工作。而后创办Buzzlabs公司,被美国当时最大的商户内容和广告提供商CityGrid Media收购。

沈抖加入CityGrid Media任职高级技术总监,成立应用研发团队,全面升级CityGrid的内容、广告系统的核心算法。一年后,沈抖加入百度。

他在百度的成长路径是,从百度联盟研发部技术副总监、技术总监,到网页搜索部任百技术总监、高级技术总监。仅用五年,晋升为百度公司副总裁,全面负责百度APP和feed事业部。

沈抖的第一次公开亮相是在2017年10月的百度世界大会上,会上他宣布百度APP开启“搜索+信息流”双引擎。随后的两年多里,他相继拿下信息流和小程序两大移动关键战场。

在百度的六大事业群负责人中,除了CTO王海峰,沈抖是唯一一个高级副总裁。如今他负责的,正是由百度搜索公司整合后成立的移动生态事业群,无疑是百度时下最关键的业务之一。

面对资本市场对于年轻管理者的质疑,李彦宏的回答是,沈抖管理经验丰富,对公司搜索和信息流业务增长有非常大的贡献。未来公司将有更强的团队和创收能力,并将取得更快增长。

2019年开年,李彦宏宣布百度的营业收入正式突破1000亿元。“那个能够做出好产品、那个受用户喜爱的百度,已经回来了!”

李彦宏提到的“好产品”,就是沈抖带队的百度APP和信息流业务。

2014年加入百度的景鲲,曾任大搜的总产品架构师、搜索公司产品委员会主席,还推动了度秘等多个创新产品的孵化及落地。2018年之后,全面负责小度助手与小度系列硬件。

在景鲲晋升的通知邮件中,李彦宏说 :“景鲲带领SLG团队敢打硬仗、能打胜仗,更对用户体验高度重视、持续发力,小度系列在用户体验上的成绩远超竞对,构筑了良好的产品口碑,这些都在当今百度有着非常重要的示范意义。”

另一个重要的高管是CTO王海峰,百度的第三任CTO。

在他上任前,CTO这个位子已经空缺10年。上任后,王海峰统领百度人工智能事业群,负责人工智能技术和基础技术,AI基础层必然是王海峰的工作重心。

哈工大博士毕业后,王海峰以NLP 组第二名成员的身份,加入成立不久的微软亚洲研究院,向时任微软亚洲研究院院长李开复汇报。其后,王海峰加入东芝中国研究院,担任首席研究员。

2010年1月加入百度,王海峰先后为百度创建自然语言处理部、互联网数据研发部(包括知识图谱和互联网数据挖掘)、推荐引擎和个性化部等,并作为执行负责人协助创建百度深度学习研究院(IDL)。九年时间,王海峰从高级科学家晋升到高级副总裁、再到CTO。可以说,王海峰是百度集AI技术于一身的人。

从这些硬战派的身上,似乎再次看到那个著名论断,“阿里的运营,腾讯的产品,百度的技术”。百度的技术,依然宝刀未老。

三生万物

从“衰落的巨人”,到翻身市值高达万亿美金,微软用了五年。

百度的变化正在悄然发生。2017年夏天的第一届AI开发者大会,李彦宏乘坐无人驾驶汽车开上北京五环,为此还吃下一张罚单。两年后,就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之前的7月1日,北京市自动驾驶测试管理联席小组发布首批T4级别自动驾驶测试牌照,总计5张,全部颁发给百度。

2018年的7月,同样在百度AI开发者大会上,李彦宏率当时的百度总裁张亚勤,百度高级副总裁、AI 技术平台体系(AIG)总负责人王海峰,百度副总裁沈抖,百度副总裁、智能驾驶事业群组 (IDG)总经理李震宇,百度智能生活事业群组 (SLG)总经理景鲲等高管亮相。

一年之后,张亚勤已宣布退休,王海峰、沈抖、景鲲仍在台上,但是都有了新身份。

李彦宏这样开场,“中国有句古话’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AI虽然不能产生万物,但是可以唤醒万物。”AI开发者大会的第三个年头,百度讲的,不再是我能为你做什么,而是我能和你一起做什么。

会上,百度的“新生代”第一次集体亮相,并交出了漂亮的成绩单。

首次以百度CTO身份出席的王海峰,抛出一连串的干货:百度大脑5.0、AI芯片“鸿鹄”、百度飞桨与华为麒麟芯片的合作。这样的成绩,似乎完全符合外界对于这位百度CTO的期许。

推进产业智能化的背后,正是百度大脑AI技术的支撑。百度大脑5.0,在算法突破和计算架构升级的基础上,实现了AI算法、计算架构与应用场景的融合创新,让百度大脑成为“软硬一体的AI大生产平台”。

自2018年推出百度自研的云端通用AI芯片“昆仑”流片后,百度又在今年发布专为远场语音交互打造的AI芯片“鸿鹄”。底层芯片和上层应用之间,需要操作系统来承接,百度AI体系中扮演这一角色的是深度学习平台“飞桨”。按照百度与华为的合作,百度飞桨与华为麒麟芯片将深度对接。

第一次以副总裁身份出现的景鲲,早在2017年的AI开发者大会上,被称为“最优秀的产品经理之一”。

景鲲回忆,“三年前,我们种下一个梦,就是打造第三代的人机对话的交互方式,做对话式人工智能操作系统DuerOS,中文名称是“小度助手”,让每个人都可以跟机器之间最自然、最平等的对话。”

三年后,大会的主持人竟然是“小度”。如今这个小家伙有了新本领,不再需要“小度小度”唤醒,就会自动识别回答。

景鲲分享了一组数据。截至2019年6月,小度助手激活设备量已经超过4亿台,月交互次数超过36亿。小度智能设备在2019年第一季度经过Canalys、Strategy Analytics和IDC三家机构的评测,成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三。

在AI时代,核心终端会是智能音箱吗?这是赛道上每一个人都在思考的问题。

在景鲲看来,智能音箱作为一个人工智能的载体,承载了原来百度在移动时代的服务能力和生态体系。未来,智能音箱中的小度助手可能以各种各样的形式进入到人们的工作和生活当中。

“小度对于百度有很强的战略意义,它在触碰更多新的场景。即使你已经是百度的用户,有了小度之后就会发生更多的关系。”景鲲说。

的确,小度正在撬动越来越多的场景。

现场,李彦宏通过小度在家、小度车载系统,与吉利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进行了现场连线,双方宣布百度与吉利将达成战略合作。李书福宣称,从吉利博越Pro开始,吉利汽车将全面搭载融合小度车载交互系统。

此外,李彦宏还与浦发银行副行长潘卫东一起介绍其“AI+金融”方面的创新——“数字人”客服,一对一的、个人的数字虚拟金融助理。

不久前,景鲲曾说,小度有点像撬动智能生活的一个切入点,是未来百度的搜索和信息流。

“对于百度APP来讲,搜索是我们的第一引擎,信息流是我们的第二引擎。”沈抖这样说。

去年,沈抖用百度APP发红包、讲段子,占据了大会最长的曝光时间。今年,他有了新玩法,用百度APP语音交互解决垃圾分类问题。

沈抖在现场透露,百度小程序已经有拿得出手的成绩单。截至目前,百度智能小程序平台入驻小程序达15万,月活用户为2.5亿,第三方服务商超过200家。

在小红书社区经理丁玲看来,App依然是最重要的阵地,但小程序的优势包括技术门槛低、迭代速度快,能够帮助拓展用户边界。数据显示,去年 9月,小红书接入百度智能小程序两周后,高峰期 DAU(日活跃用户数量)超过 200 万。

在这些成绩单背后,百度的“新生代”依然不容懈怠。

就像2016年李彦宏所说,百度离破产只有30天。“整个中国互联网、世界互联网,或者整个市场经济的环境,都是符合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规律。恐龙脚上踩到一个瓢,几个小时以后他的脑子才能反应过来。不管长到多大,都会灭绝。而百度不能做恐龙,要做一个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