才用了几年英伟达,就开始胡说八道了

PigSay 2024-03-10 阅读:694

最近英伟达股价逼近1000,市值也接近微软,成为炙手可热的第一牛股。看着这里(指雪球财经)的投资者朋友们一本正经的谈英伟达和人工智能,我甚至感到有些滑稽。事实上在chatgpt出现之前,英伟达属于非常边缘化的个股,可能和AMD一样都非常小众,很多人听都没听说过,如果再早几年,可能对于中国的投资者来说知名度是Netflix同一个级别的。我这里就不展开讲显卡技术发展或者对股价进行预测,因为这方面的文章已经很多,我从一个其他方面来谈谈吧!(以下数据全部出自chatgpt)

对绝大多数中国投资者来说,和微软、苹果比起来,以前英伟达实在是一个冷门股,甚至是个冷门公司。冷门到什么程度呢?冷门到连我也要到本世纪初才接触到“显卡”。在黄仁勋创业初期,图形计算单元独立出来运行是一件奢侈的事,即便是当初的美国人,也没有富到人人有电脑,更别提在电脑里为了玩游戏专门装一个设备了。以至于黄仁勋他妈认为他在不务正业,在为了一个可能不存在的需求设计产品,"还不如找个工作”。

感谢我的父母作为改革开放的先行者取得的成功,让我早在上个世纪末就接触了计算机——但是仍然远未到需要一张独显的程度,甚至当时也没有可以应用显卡的高端游戏。客观上说,当时的计算机也贵得吓人,更不要提显卡了。我查询了一些数据,也问了chatgpt,1999年的GeForce 256 价格是299美元,这个价格即便对于美国人而言也不是特别便宜——我查了统计数据,当时美国平均家庭收入也就在4万多美元(按4口之家计),买一张显卡几乎要花掉家庭年均收入的1%。当然,咬咬牙还是买得起的,在那个IT时代的黎明,对新鲜事物进行投入,并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

而对比来说,中国人在当时黄仁勋的GeForce家族面前,可以说在起跑线上摔了个狗啃泥——1999年,中国城镇人均收入仅6000(人民币)全年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2210元(其中,现金收入1538元)。我看到一则旧新闻里说当时的GeForce 256要3000人民币(当时汇率是8,加上税收和渠道费用),在这种现实面前,能买得起一台组装电脑,用盗版微软,玩一些盗版游戏,已经是天之骄子了。等我换了几茬电脑,再用上GeForce 6系列时,又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在这种情况下,英伟达的股票也表现平平,其实并没有什么人关心,甚至没什么人知道,也是很正常的。

所以中国的游戏产业即便是有段永平、求伯君、雷军这样的先行者,实际上也注定不可能在经营上有任何建树,哪怕所有的中国玩家都买正版支持金山,也不可能撑起这个市场——中国人实在太穷了。相比而言,当时的日本虽然主机游戏占优,但至少人人买得起主机,以至于英伟达还能为SEGA和SONY定制显卡。

之前我包括一些人也讥笑,在2001年的时候中国出台游戏机禁令,耽误了国产芯片的发展,但其实即便是2001年未有禁止,限于经济实力如此之低,国产芯片也不太可能有什么发展。与其说家长认为“玩游戏耽误功课毒害青少年”是一种偏见,不如说中国远未进入可以玩游戏的阶段,更何谈理解第三产业乃至创造性的重要性。

15年过去了

2016年,英伟达的又一款跨时代产品——GTX 1060上市,价格仍然是300多美金。可以说,这一切都是技术进步的原因,技术进步让价格没变,性能提高了几万倍。此时中国玩家终于可以大方的用上这款旗舰卡,国产游戏公司也开始大把捞钱了。经济实力到了,才可以谈技术进步。2016年也是使用GPU进行人工智能计算的早期,长期边缘化的英伟达股票也从此才开始了大牛股之路。此时中国人民正在幸福中,几百万的房子正在翻着倍的升值,A股也冲上了五千点(虽然刚掉下来),手游里面一个648接着一个648的充值,你老黄一个破显卡,算个屁!

此时国人才接近了英伟达,刚听说CUDA没几年,可以说接触英伟达的时间还不如苹果。

又是8年过去了,黄仁勋已经登顶这个世界的最高峰,当年你看不起的显卡再次又与我们拉开了距离——以今天的旗舰卡4090来说,这还是你买得到的,2000多美金的价格对于今天美国人的收入而言,和1999年的300美金差别也不是很大,但是对于国人而言,还是太贵了一些。至于更贵的专业计算卡,你是有钱也买不到了,看看自己网络股那点可怜的市值,再看看人家的市值,就算让你搞,你还有钱烧来搞大模型吗?

今天五六十岁的这批人,就是20年前禁止游戏机的同一批人,却都开始高谈阔论起人工智能来了。我敢说今天哪怕用过一次chatgpt的人,也不会比1999年有个人电脑的人多,能哪怕自己靠看文档部署一个SD或者Midjourney的,不会比1999年会上网的人多。这种差距是全方位的,不仅仅是技术水平,经济实力,也包括长期使用技术而对技术形成的认知,并且还在不断扩大。

曾经看起来免费的技术进步开始变得昂贵,要付出更多的成本来制造高复杂度的芯片,对技术和资金的实力要求,差距从2016年的最小值开始再度被拉开。而思想认知上的差距拉大更不能以数字计量。

有人又要说了,既然已经知道了使用GPU来进行AI的这条路径,又有什么必要搞啥游戏呢?美国人那是傻,玩了几十年游戏才知道GPU可以用来搞AI,我们来个弯道超车,上来直接搞AI,什么“游戏产业”,算个屁!到时候我们举国之力造出人工智能,控制飞机导弹去打仗,哼!

可是随着AI技术的进一步迭代升级,现在一张卡动不动就要几百瓦,再往后要水冷的千瓦卡,且不说人家卖不卖给你,你买不买得起,在经济实力此消彼长的变化以后,以后怕不是开个机都要开不起了。

西方的所谓科技进步,是建立的市场经济提供的强大资金基础上的,哪怕西方搞举国,搞登月,也要先有几十年的市场经济的物质积累。英伟达的强大不是芯片有多高科技,有几纳米,而是黄仁勋作为一个华人能在美国暴富,英伟达能涨到两万亿美金,能吸收全世界资源供黄仁勋使用,才能源源不断的研发出最高科技的芯片产品。

市场经济允许人民富裕,人民富裕才能在90年代就玩上电脑游戏,富裕了玩游戏才能不被当成不务正业,才能养活当时的英伟达这样的创业公司。即便是今天转做AI,也是在消费能力强大的基础上,企业盈利极高,才能投入资源进行AI转型升级。

中国曾经非常穷,穷到需要不择手段的搞钱,所以孩子玩游戏才被视为不务正业(因为看起来与盈利这一直接目的无关)。在经过大量无谓的牺牲后,终于接近过一次这样的正循环,可惜随着种种原因,再度离它渐行渐远。

而思想保守和经济实力的下滑是一体两面的,思想越是反动,经济实力就越低下,能养活的技术开发能力也就越低。我以前看过一个故事,说是80年代的农村有人买了个收音机,却买不起电池,只能包了个红布供起来。更不要说如果你要自己造出来,需要什么样的资金和技术实力。每次都喊举国举国,到时候能否有足够的钱举起来,还是个问题呢!

虽然很多人不遗余力的诅咒英伟达早日见顶,或者高谈阔论要用中文训练大模型,使得中式GPT“不受到西方思想的腐蚀”,但懂的人都懂,在这个领域里面所谓的与国际水平接近,仅仅是最近五年内的事,想要再度拉开差距很容易,甚至只需要一年。

不要等到若干年后再度打开国门之时,发现自己一年收入又不够买一张旗舰卡了。

祝你们好运

来源:Velaciela的雪球专栏

链接:https://xueqiu.com/1755110761/281430610